糖炒栗子洛❤

叶黄/是个叶粉/雷叶受
不负责挖坑/修炼画技中

【叶黄】因缘结(上)

*原著背景

黄少天发现不对劲的时候,是在一天训练结束后,张佳乐指着他的右手腕问:"你手上怎么了?"

黄少天抬起右手才发现,手腕处有几道浅浅的红痕,像是用绳线勒出来的样子。

"咦?怎么搞的,我没往手上绑过东西啊。"黄少天凑近研究了一会儿,疑惑:"也不疼不痒的,奇怪了。"

"估计过一会儿就消了。"张佳乐听他说没感觉,大大咧咧地搂住他的脖子说道。

黄少天也觉得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没再注意。

第二天训练的时候,叶修正好坐在他边上研究关于夜雨声烦团队赛配合的问题。

如果说黄少天对着别人说垃圾话用八成功力,那对着叶修绝对是十成,毫无放水。所以经过一个星期的熟悉,国家队其他队员一看到领队坐在黄少天旁边,自动把椅子挪到垃圾话波及范围外。

偏偏那两个人还完全没有自觉,叶修没事儿就往黄少天那边溜达一圈,逗上两句话,被调戏了不反击回去那就不是黄少天了,必定是要一句回十句的。更让人无奈地是,对他来说垃圾话从来都不会影响操作,连找个理由让他闭嘴的机会都没有。

可今天却出了岔子。B组的一枪穿云正配合一叶之秋拖住夜雨声烦和沐雨橙风,夜雨声烦本来稳打稳算能避开射击,没想到子弹竟然在夜雨声烦的身上开出血花。

"怎么回事?"坐在黄少天身边的叶修第一个感觉到不对劲。这个失误太低级了,哪怕黄少天真的分心也能避开这个射击的。

"手好像抽了一下筋,没事。"黄少天停下动作,左手握住右手手腕揉着。

"先休息一会儿,要不我陪你去医务室看看?"叶修说。

职业选手的双手那可是第一重要的,马虎不得。

"我自己去就行,你先考虑怎么磨合海无量和唐三打的配合问题吧。"黄少天回答。

医务室在走廊最里边,黄少天过去后医生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说手是完全没问题的,但是那几道红痕怎么也查不出来到底是什么造成的。

"怎么样了?"

"怎么是你过来了?靠靠靠,你不会是来落井下石嘲笑我的吧?没想到王杰希你竟然是这种人!"

"你以为我愿意?我是听张佳乐说你手上的事才过来看看的。"

"我去,你会有这么好心?"黄少天将信将疑地把手腕抬起来给他看。

"唔,你最近是不是去什么庙或寺了?"

"我靠这你都知道!王大眼你一定是个被打游戏耽误了的算命大师!"

"……你闭嘴。"王杰希忍无可忍:"之前听家里长辈说过,这情况看起来像因缘结。别多想,不是恋爱的姻缘,是因果的因缘。"

"前世的因现世的果,如果没达成‘果’红线是不会消失的,之前你觉得突然刺痛也不是手抽筋而是因为这个,它在提示你。"

"提示我?提示我什么?"

"达成‘果’所需要的人出现了。"

"也就是说,我只要见到老叶就会手疼?"黄少天觉得无比扯淡。然而事实告诉他还有更扯淡的。

"不, 第一次发作后就跟人无关了。没有达到‘果’之前会无间断地发作,拖得越久痛感越强。"

"玩我的吧!我怎么知道它想要的‘果’是什么?!"黄少天简直要泪流满面了:"这他妹哪是因缘结啊,是因缘劫吧!!!"

"这个就要问问你在寺庙遇到什么了?"

"前几天我妈去筠柳寺*,说求平安什么的非要拉着我一起去。"黄少天纳闷:"可也没遇上什么神神叨叨的人跟我说‘施主你手上有因缘结解不开它你的手就没救了’这种听起来就像忽悠人的话。"

"啊,我想起来了。我妈当时还买了木符写了一堆话让我挂在那什么据说活了几百年的灵树上……"

王杰希打断他:"伯母都写了什么?"

"还能有什么无非是家人平安万事如意之类的。"

"你只挂了这一个?那就奇怪了。木符上没有写具体关于你的事,应该不是伯母那个木符的问题。"王杰希余光瞟见了一个人影,意味深长道:"某个按耐不住的人过来了,你们好好谈谈吧,我回头再问问这东西怎么解。"

"诶!王杰希你到底靠不靠谱啊?"黄少天不放心地朝王杰希走远的背影喊道:"这可是关乎我身家性命的!你可要上点心啊!"

"什么身家性命?"叶修坐到他旁边问:"严不严重?"

"事情有点复杂,解释起来真是小孩没娘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叶修插嘴。

黄少天自认为"简洁"地给叶修解释了一遍,顺便表达了一下对国家队有可能缺失自己这么一员大将的遗憾。

"听起来怎么这么玄乎,你把手伸出来让我看看。"叶修皱眉。

黄少天像给王杰希看那样抬手给他瞧,却没料到对方会直接抓住他的手腕。叶修拿指尖轻轻按了按,问他:"看起来确实像细线缠上去的,疼得厉害吗?"结果等了半天也没听到黄少天吭声。

"正问你话呢,走什么神?"

"还、还好。"黄少天抽回手,内心早已炸得仿佛火山爆发:我擦擦擦!!!!为什么被老叶碰到手就不疼了?!还是说是我的幻觉吗?!

于是黄少天以极其不正常的淡定语气对叶修说:"你再握一下我右手。"

"……"虽然不知道黄少天在干什么,叶修还是再次握住了他的手腕。

然后黄少天不得不面对现实——被叶修碰到手不疼真的不是错觉。

也许是不科学事件的接连冲击,他突然想起来之前有个不起眼的细节没有对王杰希说:那天去挂木符的时候不小心碰掉了一个挂在旁边的木符。黄少天自然是要把它拾起来重新挂上去的。

他也想起来被自己碰掉的那个木符上写的什么了,因为看起来像是刀子刻上去还格外留意了一下——

"叶落思秋
吾心悦之"

哪怕是对古诗词毫无兴趣研究的人也知道最后那句翻译到现代就是喜欢你的意思,再联系到这种奇怪的加成buff……我们的剑圣大大很没骨气的拒绝再想下去。

没错,黄少天喜欢叶修。再准确一点说,是暗恋。

黄少天捂住脸,不知道应不应该把这个听起来很像吃豆腐一样的缓解疼痛方法说给当事人。最后为了不影响训练进度,黄少天纠结了一晚上还是第二天一早找到王杰希和叶修说了这件事。

"可训练时候总不能也握着你的手吧。"王杰希沉默片刻,有些迟疑地说:"我有个办法,可以不影响训练。"

结果这天每个队员跟领队或者黄少天打招呼的时候都会心情复杂地盯着系在两个人手腕上的红线好一会儿。

半个小时前——

"绑上因缘线的话可以不需要两个人直接接触。"王杰希解释道。

"我怎么看都觉得是普通的红线……话说你家怎么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都有啊。"黄少天扯了扯线,说道:"这线结实吗不容易断吧?"

叶修显然比较关心另一个更实际问题:"把我们俩绑一起,去厕所或者洗澡怎么办?"

"我这不是特意系的活结吗,解下来就行。在黄少天搞清楚怎么解开因缘结前就先将就点吧。"

"……"

——TBC

*筠柳=君流

下篇很快写完(应该

评论(2)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