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洛❤

叶黄/是个叶粉/雷叶受
不负责挖坑/修炼画技中

【叶黄】因缘结(下)

*因缘结(上)

*原著设定


"叶修和黄少天这是在干嘛?"孙翔不明所以。


"我没看错的话,他俩手上绑的是红线吧?"肖时钦推了推眼镜说。


楚云秀猜测:"这是秀恩爱的新玩法?"


然后接下来的几天大家无比震惊地发现,这两个人几乎像连体婴儿一样,训练吃饭都黏在一起。太腻歪了吧还给不给单身狗活路了!然而此时大家还并不知道,两个人晚上也是在一起睡的。


作为当事人之一的黄少天表示过得一点也不轻松:你能想象每次一早起来发现滚到暗恋对象怀里这种事对心灵的冲击吗?!明明睡觉前他跟叶修之间的距离都能再塞一个人了!而且更那什么的是两个大男人早上都免不了有"正常生理反应"……


唯一还算好的就是叶修醒的比自己晚,给了时间让黄少天把自己从对方怀里扒拉出来再悄咪咪躺回昨晚的位置。


太折磨人了!黄少天十分痛心疾首地怀疑再这么下去,在暴露某些小心思前自己会先因为每天提心吊胆导致精神衰弱。


这天晚上又到休息的时间,床头灯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关掉。叶修看了看电脑,说道:"我这边还有视频资料没整理完,你先睡。"


黄少天扯了扯绑在手上的线:"我俩绑在一起怎么先睡啊。看在你这么辛苦的份上,我也在这里陪着你看视频好了,就当熟悉熟悉他们的打法呗。"


"谁说我要在这里看?"叶修笑。他拿着笔记本走到床边,等黄少天躺到里侧后,自己半靠在床头把笔记本放在腿上:"这点小事能难倒哥?"


"切,我又不是不能熬夜。带兴欣的时候你自己一个人扛就算了,我们又不是新人小白还非要都揽到自己身上领队了不起啊……"黄少天小声嘟囔了几句,闭上眼准备睡觉。


"这不是心疼少天大大训练太辛苦了吗。"叶修随口道,黄少天听到后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了。叶修以为他困了,也带上耳机专心整理视频资料。谁知道过了一会儿叶修往旁边一瞥,这家伙正瞪着眼望着天花板发呆。


"有灯光睡不着?"叶修问。


"啊?嗯……"黄少天实在不好意思解释说其实是这氛围太好了我想多体验一会儿你忙你的不用在意。


叶修把他拉近:"头靠过来一点。我说你每次睡觉都缩墙角干嘛,我能把你吃了还是怎么着?"黄少天简直要喊冤了:才不是担心你把我怎么着,是担心我把你怎么着好不好!万一哪天没忍住往你嘴上啃了一口岂不是要玩完?!


"你要干嘛?"黄少天正紧张两个人突然拉近的距离,忽的眼前一暗——叶修把左手挡在了他眼睛上方。


"这样就没光了,行了睡吧。"叶修感觉到对方眨了几下眼睛,似乎是眼睫毛扫过他的掌心,有些痒痒的。


黄少天闭上眼睛,脑子里却全都是这几天跟叶修在一起的情形。那个盘桓在心头许久的念头又悄无声息地冒出了头,叶修喜欢他吗?


这几天相处下来,因为绑在一起不得不跟叶修同步的黄少天认真想了想:叶修会因为他抱怨不喜欢烟味而减少抽烟的次数,也会因为担心灯光影响到自己而用手帮忙挡光。


虽然经常一开口就能气死个人,但嘲讽归嘲讽,关心体贴一点也没马虎过。只是…告白这种一旦说出口就没有回头路的事,显然不适合冒进。话说叶修这家伙态度就不能再明朗一点吗!


"黄少,昨天晚上你干什么了……黑眼圈都要挂到下巴了。"方锐做了个极其夸张的表情来表达他的惊讶。


张佳乐幸灾乐祸:"一看就是那什么,肾虚。"


"肾虚你妹啊!来来来张佳乐你上游戏本剑圣今天就教你什么叫祸从口出!"黄少天有苦难言,都怪昨天晚上睡觉前胡思乱想搞得做了一晚上的梦。


张佳乐故意拉长腔说道:"我看——是恼羞成怒吧?"


叶修悠闲地接过话:"我怎么记得前几天在厕所旁边听到有人打电话说什么大孙过几天我去你家……"


"那什么马上就要去苏黎世为国争光了,怎么还能讨论这些没意义的话题呢!走,赶紧训练!"张佳乐立马义正言辞地说道。


"这么护短啊。"苏沐橙笑着看他们两人,叶修不置可否,黄少天假装掉线,可谓是十分默契了。


然而晚上没睡好的后续影响并没有结束。因为昨天晚上做了一晚上的的梦导致没有休息好,这天晚上黄少天睡眠质量相当好,好到什么程度呢,就是第二天早上他睁开眼发现叶修已经醒了并且自己还在叶修怀里这种程度。


"哟,醒了啊。"


"老叶…你要相信我只是睡相不好并不是想图谋不轨。"


叶修笑:"就你还想对我图谋不轨?"


黄少天的重点一下子从怎么解释变成了有没有能力图谋不轨:"我靠,你什么意思!瞧不起人啊你不就比我高了两公分吗有本事来真人pk!"


"要不来试试?"叶修翻过身撑起胳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黄少天很懵逼:这什么神展开???突然床咚??老叶你是不是看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叶修努力维持了这个看上去一点都不旖旎甚至还颇为诡异的气氛半天,终于还是破功了。


"你可要急死我了,笨蛋。"叶修叹口气,抵住对方的额头。


黄少天隐约明白了些,脸上发烫:"老叶?"


"知道少天大大脸皮薄不好意思,脸都红成煮熟的虾了。"


"等、等等,老叶你……"


"我喜欢你。"


一时间黄少天一堆想问的话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一句我喜欢你,从耳边传递给大脑,再理所当然地被送到嘴边。听起来却又仿佛只是重复了叶修的话:"我喜欢你。"


叶修逗他:"喜欢谁?"


到了这份上,对黄少天来说最难捅破的那层窗户纸已经没了,也就没什么好扭捏的了。他嫌弃似的推开叶修的脑袋:"喜欢某个姓叶的还特别没下限想让我先表白的心脏呗。"


"一厢情愿"突然变成了两情相悦,黄少天还是忍不住追问:"哎我说老叶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对你有意思的?不对,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藏的够深啊还以为你眼里谈恋爱对象只有荣耀女神呢!"


叶修很认真的回答:"我觉得只要不是瞎子都看的出来。"


黄少天并不想承认他眼瞎:"你是指看出来哪个?"


"两个都是。"叶修觉得维持这个姿势讨论问题十分诡异,决定坐起来用正常姿势谈话并且下次告诉沐橙少看一点乱七八糟没有实用价值的书。


然而他忘了两个人手上的红线还尽职尽责的工作着,这时候极好体现出了它优越非常的质量,不仅没断还把叶修又拽了回去,甚至还顺便达成了两个人之间第一个早安吻——虽然只是擦着嘴角亲在了脸上。


"叶不修你故意的吧!"黄少天这下连脖子都变得通红通红的,语速也不自觉加快了不少:"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哪有刚告完白就亲上的?!知道流氓两个字怎么写的吗我跟你说你赶快起来不然我不客气了啊!不要以为你比我高两公分我就会怕你!"


"意外,"叶修无辜道:"真的是纯属意外,要真想做点什么那也应该是晚上,不会在大清早。"


黄少天决定忽视一大清早就耍流氓的某人:"你先把红线解开,我看看手上的东西是不是没了。"


果不其然右手手腕上的红痕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了。


"你怎么知道它会消失的?"


"废话,我都跟你表白了还能……"黄少天忽然意识到什么,赶紧断了话头。


叶修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跟我表白就是‘果’啊,那看来少天在寺里不止挂了求平安的木符啊?"


眼看瞒不住了,黄少天只好把隐瞒的那部分老老实实对叶修讲了一遍。末了还不忘强烈强调一下自己当时完全没有往这方面想过,一切纯属巧合老叶你不要自恋。


"那个木符看起来很有年代感,而且上边的字感觉还是用刀刻的。诶,听说那棵树活了好几百年了,老叶你说是不是我前世挂上去的?要不然因缘结怎么会在我身上显灵呢?"


"黄少天同志,把脑洞收一收,该迟到了。"


今天的国家队队员发现领队和黄少天手上的红线没有了。还没来得及庆幸,就听到喻文州温声提醒道:"少天,你和叶神的队服是不是穿错了?"


今天的国家队队员们也依旧拒绝狗粮。




——END

其实少天猜的是对的XD有空再考虑考虑把前世的故事写出来吧


说点题外话,真人化的事挺难过的,昨天看到wb评论截图真的很生气,希望lof不要沦陷了。但是虫爹说了书就在那里,他们永远不会变。

由衷希望大家在圈里也好,圈地自萌也好,能依旧喜欢他们。





评论(11)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