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洛❤

叶黄/是个叶粉/雷叶受
不负责挖坑/修炼画技中

【叶黄】因缘劫(一)

*古风ABO

"这位小兄弟,相逢即是缘不如搭把手帮一下忙?"

黄少天警惕地看着眼前来路不明的人。这人一身黑衣虽然掩盖了身上大片的血迹,血腥味却十分浓重,更把苍白的脸色衬托地尤为可怖。

"我为何要救你?且不说你与我蓝溪阁是友是敌,万一是个丧尽天良的恶人我救了你岂不也等同于害了别人?"蓝溪阁弟子都佩有刻着阁印的玉佩,黄少天自然不会蠢到认为对方看不出他是哪个门派的。

那人被拒绝了也不生气,反而笑道:"个子不见多长,话倒是越来越多了,少天。"

黄少天一惊:"叶秋?"

只见对方扯下脸上的人皮面具,正是嘉世山庄的斗神叶秋。

"你怎的搞成这般狼狈模样,你的却邪呢?"黄少天连忙扶起他往林子里走:"这附近有个山洞先去里边我看一下你的伤势,约摸有几个人在追你?是哪家的武功如何?"

"你先别说话,吵的我头晕。"

黄少天被他这话一噎,越发变本加厉起来:"你还有没有良心了!在信里嘲笑我个子就算了见了面你还提这事,还有现在是我在救你竟然还嫌我话多你搞清楚情况好不好。"

叶秋悠哉悠哉地靠在他身上:"谁说身上的血都是我自己的。"

黄少天当即就把架着叶秋的手收回来,怒道:"你没受伤那你装的那么虚弱干嘛?"

叶秋更理直气壮:"我什么时候说我虚弱了?"

黄少天气的简直想再给他补上两剑,刚想开口忽然听见零碎的脚步声,也顾不得跟叶秋扯嘴皮子了,压低声音说:"有人过来了。"

叶秋也察觉到了,和黄少天对视一眼,脚下一撑,飞身一同闪入树丛后的山洞里。这山洞其实并不能叫洞,单单两个人已经有些挤了。黄少天没由来的有些热,拿手把贴着他背后站的叶秋推开些:"老叶你别这么近,都热出汗了。"

叶秋依言退开些许,心下奇怪,这已经过了冬,可初春时节也燥热不到哪儿去,他只穿了件单薄的长袍怎么会热出汗?黄少天虽然觉得越来越热,可林中传来谈话声让他不得不暂时忽略身体上的异样,他透过空隙看见来人大约二十来个,且都身着官服,疑惑道:"你怎么惹上朝廷的人了?"

"去探消息不小心中了计。"

"你这种老狐狸也会有中圈套的时候?"

叶秋不语,这几个追出来的一看架势就知道都是些酒囊饭桶的货色,即便被发现了也能解决掉,就怕这些人只是引他出来的饵,再把蓝溪阁也搅进浑水。

几个人没找到叶秋骂骂咧咧正准备离开,有个高个子的家伙突然停了脚步道:"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香味?"其他人听他这么一说也吸了吸鼻子:"什么香味?"那高个子不确定道:"好像……是柑橘。"

领头的人骂他:"这林子光秃秃的哪来的柑橘?整天就知道吃!"他指着旁边的一个人问:"你,闻到了吗?""啊,没有。""你呢?""我也没闻见。"

山洞里的两人却没心思听他们争论——因为这柑橘香正是黄少天身上散发出来的。

叶秋没想到黄少天会在这时候分归,没个准备被甜腻的柑橘味冲的差点心神不定。黄少天此时也难受的紧,身上衣服被冷汗浸湿,头发也一缕缕地贴在前额。

眼看香味越来越浓,放任不管必定会让外边的追兵察觉,叶秋不再刻意收敛自己的气息,让自己的乾息包裹住两个人以阻隔坤息扩散。这法子虽解了燃眉之急,却也意味着黄少天无论是坤是乾都被他标埒了,哪怕只是暂时的。

领头的狠狠踹了一脚旁边的树,又拿高个子出了一通气后终于带着一群人拖拖拉拉地走了。叶秋依旧按兵不动,又等了一会儿确定他们没有后招了,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把他宝贝徒弟给标埒了还一掌打晕……叶秋一边背着黄少天朝蓝溪阁赶去一边想:老魏估计要同我拼命。

蓝溪阁这边守门的弟子刚打了个盹,忽觉仿佛有一黑影掠过,赶忙提起精神,持剑朝发出声音的树丛走去——是只鸟儿。他安下心回去继续守门,浑然不觉方才已经有人往蓝溪阁内奔去。

叶秋一只脚刚踏进院内,就听见砰的一声,刚才还大开的门立刻严丝合缝地关上了。"老魏别装死了,你不想要你徒弟啦?"

魏琛听到事关黄少天,只好颇为不情愿的打开门放他进来:"这小兔崽子又被你打趴了?"

自两个人相识以来,黄少天只要碰到叶秋必定要缠着他切磋一番,魏琛早就见怪不怪了,只是纳闷这次黄少天趴在叶秋背上出奇的安静,凑近一瞧才发现是睡着了。他把黄少天放床上安置好,问叶秋:"你们打了多久,怎么他累成这样?"

叶秋如实回答:"我们没打。"

"没打?那他怎么这鬼样子?"

"我打晕的。"

"你打晕他干嘛?"

"他分归了。"

魏琛一口茶喷了出来:"你说什么?"

叶秋闪身躲开,少有的停顿了一会儿。魏琛听他说黄少天分归了,然而从叶秋背着人进来到现在,魏琛也没有感受到明显异样的气息,顿时心下更觉不妙。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就听叶秋出声道:"我把他暂时标埒了。"

叶秋把方才遇到追兵一事同他讲了一遍,魏琛明白当时处境确有不得已之处,但终究还是有些不满:万物遵循阴阳调和,身边有一个叶秋这么强势的天乾,黄少天分归怎么可能不受影响。魏琛虽然总是嘴上说小鬼烦人,可人人都知道蓝溪阁弟子里最得魏琛赏识的就是黄少天了,不少人都说他十有八九就是下一任阁主。

蓝溪阁未来的阁主是个地坤,这消息要是传出去只怕要引起一番风浪。魏琛压下怒气道:"标埒这事你等他醒了自己与他讲,少天分归为坤这件事不能声张,越少人知道越好。"

说完觉得这番话太客气了,又补上一句:"他要是生气了哪怕捅你两剑打你两掌你也得受着!不然……"魏琛想到自己估计也打不过他,恶狠狠地瞪过去:"不然我就让蓝溪阁的弟子逢人便说斗神长相奇丑心胸狭隘,性情淫恶还喜欢逛青楼!"

话音未落便听内室传来一句:"魏老大你说谁喜欢逛青楼?"


——TBC

不知道大家清不清楚设定我解释一下哈:
A=天乾,B=中庸,O=地坤,标埒=标记,分化=分归

虽然设定是因缘结的前世故事不过联系不大,可单独食用(大概是个中短篇


评论(11)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