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洛❤

叶黄/是个叶粉/雷叶受
不负责挖坑/修炼画技中

【叶黄】因缘劫(三)

*因缘劫(二)

*古风ABO


"隐息珠也送来了,我还有事先行一步。"


"哎你等等!"黄少天眼疾手快拉住叶秋的衣服拦下他:"你去哪里?要是去拜访其他门派就再等几日,魏老大昨日刚发下请帖请各大门派来参加传位仪典,嘉世肯定也是派你来的,来回费那功夫干什么?"


叶秋惊讶:"老魏不当阁主了?"


"这事说来也怪,你知道喻文州吧?你走后第二天魏老大在后院与他单独待了一整日,谁也没让进。出来之后魏老大叹了口气就说要归隐了,把阁主之位传给喻文州。"


这下叶秋也摸不清魏琛是什么心思了。


蓝溪阁阁主让贤之事很快就传遍了江湖各处,新任阁主也令人大是惊疑,且不说这蓝溪阁有黄少天这样的一等一的人才,如今门派当家更是从未有过出身地坤的。唯一一个百花谷双谷主之一张佳乐虽是地坤,可另一位谷主孙哲平也是个天乾,自然不会让人欺负到自家人头上去。


"你到底打的什么算盘?"叶秋在后院找到魏琛。


魏琛喝了口茶:"老夫厌倦了江湖险恶,想归隐了不行吗?"


叶秋不解:"你难道不是险恶那一方吗?"


"你爷爷的!"魏琛骂。


魏琛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早就力不从心了,合该让位给后辈了。少天他啊,虽有情有义,可江湖上有些事,哪怕没错也是上不得台面的。"


叶秋道:"也许并非不懂……"


"只是不愿意那样做?"魏琛苦笑:"他却不知有些事不做,最后被逼上绝路的就是他和蓝溪阁。"


"喻文州这孩子心思缜密,该狠下心的时候也下得了手,虽然武功不及少天但绝对是个能当家的。"


魏琛叹了口气不欲多讲,转而问他:"别操心别人家的事了,你跟嘉世怎么样了?"


"还能如何,陶轩一心做他的春秋大梦,最近又和朝廷扯上关系了。"


"他派你出来所为何事?"


"他说百花谷近日有魔教作恶让我去探一探究竟。"叶秋手中把玩着一片叶子,继续道:"只怕是觉得我太碍事了想早点除了我。"


魏琛大惊:"你是说他和魔教有勾结?"


"是,也不是。魔教来头不小,背后怕是有哪家‘太子爷’撑腰。陶轩倒不是真想当个魔头,只是急着跟‘太子爷’打好关系自然少不了帮衬一把人家。"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


转眼到了蓝溪阁传位仪典这日,来参加的都是江湖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叶秋闲得无聊打算逛一圈再回来,出门迎面便碰到一人。


"王大眼?稀奇啊你竟然亲自来了?"


青衣男子正是中草堂当家人王杰希。这人相貌上佳唯有一双眼睛不尽如意,好在王杰希早就见怪不怪了。


"蓝溪阁阁主亲下邀帖,没有不来的道理。"


"王杰希?!"黄少天本来是追出来找叶秋的,一眼看到中草堂竟然是王杰希本人来参加仪典顿时张牙舞爪道:"怎么是你来了?你不会是想打我们阁主的主意吧?"他可没忘记王杰希是个还没有坤的天乾。


"……你想多了。"


叶秋打了个哈欠,说:"反正离开始还有一段时候,你们不如打一架消磨消磨时间。"


"你都出的什么烂主意,这么大的日子传出蓝溪阁剑圣和中草堂当家打架的消息魏老大不得气死。"黄少天转头对王杰希说:"不是传闻你善于占卜吗?不如算个命怎么样?算不准也无妨,左右都是消磨时间而已。"


王杰希觉得自己根本没开口,就被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敲定成江湖算命的。


忽然有人走过来行礼道:"叶师兄,庄主让我给您带封信。"来人正是嘉世山庄的刘皓和几个弟子。刘皓递上信后,同三人寒暄了几句就走了,毫无失礼之处。王杰希却道:"此人一脸狼顾之相,一看便知心术不正。"


"呦,王大当家不仅会占卜会看相啊。看看我的怎么样,有没有桃花?"


王杰希的目光在他和黄少天身上打了几个圈,施施然离开:"不看姻缘。"


黄少天被王杰希最后一眼瞟得莫名其妙:"神神叨叨的,不管他了我们走。"


叶秋任由他拉着出门:"去哪啊?"


"反正你闲着也是无事,来切磋一下嘛。"黄少天拉着他往后山走。


"没吃饭,没劲儿。"叶秋说。


"骗谁呢。"黄少天拉开距离道:"少废话,看剑!"


叶秋侧身闪过随手折下一条树枝,顺势压下剑刃。黄少天抖腕震开树枝,长剑挟着冽风朝对方左肩刺去,叶秋回手以木挡剑,手肘一弯便要往他胸口撞去,黄少天收剑躲过,叶秋手中树枝已紧随着扫过来,他忙低头避开,而后只觉发间插入了什么东西。他用手一摸,是只木簪。


黄少天摘下来仔细瞧了瞧,虽然削得有点简陋不过还是能看出来——是一只叼着叶子的小狐狸。


"你一个斗神整日心思都在什么上啊。"黄少天嘴上这样说,眉眼却都是笑意看得出对这木簪十分喜爱,偏这人还故意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老叶,你又打什么鬼主意?"


"你若是不好意思,以身相许也并非不可。"


他们俩平日这样没正经惯了,今天不知是收了木簪的缘故还是怎的,黄少天听了叶秋的话竟然真的顺道想了下两个人凑在一起过日子的样子……怕是只能用鸡飞狗跳来形容了。


传位仪典结束后,叶秋便动身要去百花谷了。只不过来的时候孑然一身,要走了身后却多了个小尾巴。


"你跟着我做什么?"


"百花谷离蓝溪阁这么近,那里有魔教我身为蓝溪阁的大弟子自然要去探一探虚实,这叫未雨绸缪晓不晓得?万一那些魔教邪徒到我蓝溪阁作恶怎么办……哎!老叶你怎么走了,等等我呀!"


叶、黄二人刚离开蓝溪阁不久,刘皓也称庄内近日琐事甚多,先告辞了。这一幕被周围的一个少年瞧见了,不解地问他师父:"他们和叶秋不都是嘉世的人吗?怎么不一起走呢?"


"面和心不和,陶庄主怕是积怨已久,早就不拿斗神当嘉世的人了。"说话的人正是王杰希。


"啊……那叶秋怎么办呢?"


"不破不立。"王杰希还剩半句话没说出来:不然便是在劫难逃。



——TBC


唔……感觉这篇的ABO设定被我吃掉了

大概是ABO中的一股清流(×





评论(10)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