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洛❤

叶黄/是个叶粉/雷叶受
不负责挖坑/修炼画技中

【叶黄】因缘劫(四)

*因缘劫(三)

*古风ABO(本章双花来串个场


百花谷正如它的名字一般,长着各种各样的花。然而花虽娇艳却并无几个人去采。这倒不是来的人都是惜花之辈,而是这百花谷素来以毒出名,要是折了哪朵性烈的花保不住就中毒一命呜呼了。


叶秋和黄少天一路走来,没看见有魔教的人倒是听说了不少关于谷主的事。


"孙哲平和张佳乐不和?胡说八道吧他俩怎么可能真的跟对方闹翻,顶上天就是张佳乐自个生闷气等着对方来哄呢。"黄少天与张佳乐交好,对自己这位好友的性情十分了解,小打小闹常有但断不会真的同孙哲平置气的。


叶秋也觉得不可信,道:"先去看看再说。"


两人入谷后就直奔百花宫,此时见到了张佳乐面色虚白,左臂用白布包扎着,竟真的同外边传言一样。


黄少天惊讶:"张佳乐你这伤,该不是真的和孙哲平动手了吧?"


张佳乐不语,摆手让他们跟着进来。两人跟着他进了一间屋子,张佳乐关门窗后快步走向南面的墙敲敲打打了几下,一条密道竟出现在几人面前。


"别愣了,赶紧跟上。"张佳乐催促道。叶秋和黄少天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快步跟了上去。


"原来都是装的啊,亏我方才还还那么担心你。"黄少天看着前边生龙活虎的人,哪里有半点刚刚虚弱的样子。


张佳乐得意道:"本谷主会怕这点小伤?"


密道尽头是一个露天山洞,百花谷的另一位当家正在一旁的石桌前等着他们。


这张佳乐身上的伤确实是葬花所伤,当时刺伤他的人虽然拿着葬花剑假扮孙哲平,但张佳乐和孙哲平朝夕相处这么多年,对彼此的出招习惯动作熟稔在心,瞧一眼便能看出真假。两人索性将计就计传出不和的消息,引出在百花宫的内贼。


黄少天问:"魔教为何要挑拨你们两人关系?"


"他们本来想拉拢我们为朝廷卖命,见我和大孙不为所动便想逐一击破,让我们误会对方已应了魔教的邀请,背叛了百花谷。"


叶秋早已怀疑魔教与朝廷有关系,对张佳乐的话并不讶异,心下暗想:魔教近来行事猖狂,宫里那位怕是耐不住性子了。


孙哲平开口:"魔教既然对百花谷动了心思,必然不会放着其他门派不管。"


张佳乐也附和道:"是啊,黄少天你们蓝溪阁新任阁主不还是地坤吗?你快些回去吧别让魔教钻了空子。"


"蓝溪阁守卫森严还有众多武功高强的师友帮衬,再者我们阁主虽是地坤也厉害得紧。倒是老叶这边苏妹子的处境……"


孙哲平打断他:"你们还是回去看看为好。"


叶、黄二人来百花谷本就是为魔教一事,如今谷主二人并无大碍且有自己的打算,两个人也没有再逗留的道理,随即告别了张佳乐和孙哲平,动身离开。


出了百花谷黄少天琢磨了一下,问叶秋:"哎,我怎么觉得孙哲平话里话外都是赶人走的意思?"


叶秋笑:"我们杵在那不就是打扰人家亲热?"


黄少天脸色一红:"我们去是有正经事的好吗!"


"剑圣大人真是纯情,这也会害羞?莫不是想到了什么不可言说的景面?"


"我这是走太快热的!"黄少天辩解。


叶秋也就是随口一说,黄少天自幼在蓝溪阁庇护下长大鲜少接触过世间情爱之事,更别提天乾地坤之间的纠葛。


黄少天还欲再解释,不料突然被叶秋揽到身侧,一时搞不懂发生了什么:"你……"


"有人跟踪。"叶秋皱眉,这伙人明摆着比之前那群酒囊饭桶的武功高了不少,却不知道他们意欲何为。


此时叶秋与黄少天藏于树后,经过一番考量决定暂时不打草惊蛇,无声甩开这群人。要论这轻功蓝溪阁可谓是武林一绝,就连叶秋都不一定比得上黄少天,两人加紧了步子借着林中草木繁密,轻而易举便甩开了跟踪的人。


"护法,他们好像发觉被跟踪了。"跟踪的人见找不到踪影,这才明白他们已经被发现了。


"算了,本来也没打算能在路上杀了叶秋。"护法道:"反正他也没几天可活了。"跟踪他们的正是从百花谷一路尾随他们的魔教之人。


"那我们还找吗?"


"不找了,免得耽误正事。"护法扭头对身旁一位青年道:"你们庄主也够狠的,叶秋好歹为你们嘉世任劳任怨了这么久。"


那青年哼了一声,说:"他自己不识好歹,怨不得其他人。"


护法笑而不语。只要宫里的事能成,其他人是死是活跟他也没关系,要怪就怪自己挡了别人的升官发财路吧。


天色不早了,叶秋瞧见不远处似乎有人烟,转身想与黄少天商量借宿一事,对方却一个踉跄差点摔到叶秋身上。


起初叶秋以为黄少天脸色通红是发烧了,而后闻到他身上甜腻的香气不由脸色一变:情热期。


筠柳寺是个林中小寺,没什么大名气香火也不算特别好。这天傍晚小和尚打扫完院子正准备去吃饭,打算央求主持再同他讲一些斗神的故事,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近来魔教猖獗,四处作恶,小和尚想到这里有些害怕,但还是壮着胆子打开了一条门缝问:"施主有何事?"


只见门外男子背着一个白衣青年,看到寺门打开了,忙道:"小师父打扰了,我弟弟身体不适不能赶路,能否在贵寺借宿一晚?"


小和尚看他背上的人确实满面通红,神色痛苦,不忍拒绝:"你们先进来吧,我去同主持通报一声。"男子道了声谢,跟小和尚进了寺中。


这小和尚却又哪里晓得,这男子便是他平日憧憬的斗神叶秋。


叶秋方才怕路上出事,暂时封住了黄少天的穴道,让他睡了过去。然而他把黄少天安置好后,却发现强行封住穴道会让他体内真气失去控制,茫然乱窜,无奈之下只好再次解开。


黄少天初历情热并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只觉周身燥热难耐。叶秋的手一碰到他的脸颊,黄少天只觉得又冰又凉说不出的舒服,当即便抱着叶秋不撒手。


叶秋本就被黄少天身上的坤息扰的心神混乱,谁知道这位祖宗还不肯安生,把整个身子都贴上来了。


叶秋哑着嗓子道:"少天,松手。"


黄少天却搂得越发紧:"不要!你身上凉凉的,舒服。"说完还趴到他脖子上嗅了嗅:"而且还香。"



——TBC


下章要不要让老叶尝下甜头呢XD



评论(15)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