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洛❤

叶黄/是个叶粉/雷叶受
不负责挖坑/修炼画技中

【叶黄】因缘劫(五)

*因缘劫(四)

*古风ABO

 


叶秋的情欲被黄少天完全勾起来,若是他人叶秋直接一掌拍晕了就算了事,可偏偏是自己心悦之人。


他按住黄少天的肩膀,将两人拉开些距离。黄少天猛然离了又凉又香的人形冰袋子,不满地拿脑袋蹭叶秋的脖子,最后竟直接一口咬在了他左颈旁。


叶秋无可奈何道:"黄少天,你老实点!"


结果倒是对方先委屈上了:"你吼我做什么?!不就是咬了你一下嘛小气鬼,大不了你咬回来不就好了!"说完还抬起头,一幅你随意的模样。黄少天红着眼角,仰着脖子,直勾勾盯着叶秋看。丝毫不知道自己这幅模样,在叶秋眼里简直和春药没什么区别。


纵然叶秋知道是因为情热的原因,黄少天现在神智不清才会这样胡闹,然而任凭谁被喜欢的人这样抱着也难坐怀不乱。他捏着黄少天的下巴吻了上去,舌尖温柔的舔开对方牙关,闯进柔软的口腔里。黄少天下意识拿舌头去抵,两条舌头便纠缠在一起。叶秋被撩拨得狠了托着他的后脑压向自己,吻的越来越深,黄少天小声呜咽了几下,口津就沿着嘴角流出些许,滴在衣服上。


清冽的雪松香冲淡了黄少天身上甜腻的果香,乾息和坤息交融在一起,刺激得两个人几乎要理智全失。叶秋放开黄少天的唇,沿着光滑的脖颈吻下去,犹豫片刻后还是咬了下去。


比起上一次单纯的气息标埒,这次把乾息直接传入体内已经接近于完全标埒了。叶秋拿不定黄少天到底是如何看待他们之间的关系,又舍不得放走这次机会,打定主意等他情热期过了就表明心意。


黄少天被后颈的刺痛激回了些理智,小声叫他:"老叶,疼。"


"我去买些丹药,你先忍会儿。"暂时标埒后一段时间情热会被压制,叶秋趁着这空当打算去附近的镇子上买丹药。


"老叶你傻了不成,这穷乡僻野的你到哪里去买丹药?"他心中担心黄少天,一时竟忘记了这种丹药造价极高,哪里是平常乡镇会有的。


门口传来敲门声,只听刚刚那小和尚道:"施主,方丈让我来送些药。"叶秋方才进来时谎称黄少天得了重风寒,没想到这小寺庙还有治风寒的药,只可惜药不对症,这药怕是派不上用处了。但人家既然有这份心意,断没有拒之门外的道理。


小和尚看叶秋开了门,递过去药瓶,正打算离开忽的被人拉住了衣领。他不明所以,转头去看身后的男子,却被对方身上陡然凌厉的气息吓得一颤。然那气息一瞬即收,男子又变成懒懒散散的样子,笑道:"小师父心地善良,我们兄弟感激不尽,来日必定报答小师父的恩情。"


小和尚忙道:"我只是送药的,药是方丈送的。"

 

"原来如此,那在下为小弟服下药后便去亲自向方丈道谢。"


叶秋送走小和尚,脸上的笑意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黄少天见状问他:"这药有什么问题吗?无事,反正也是治风寒的,我又不会吃。"


叶秋摇头,倒出一颗丹药喂给他:"这就是抑制情热的。丹药没有作假,先吃了吧。"


丹药虽然是真的,但送药人的心思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了。叶秋待黄少天服下药,说道:"你且在屋里缓一会儿,我去看看这方丈到底是何人。"黄少天有心与他一起去,偏现在四肢酸软无力,要真打起来他也是拖后腿的那个。


叶秋到了大殿,值殿的僧人告诉他,若有人来找他就让来人去钟楼。钟楼就在主殿后不远处,叶秋远远便看到树下坐着一个人。那人听见声响抬头望过来,笑眯眯打招呼:"叶秋,许久未见啦。"


叶秋看清那人的样貌后,终也忍不住笑了:"久违啊,老吴。"这人竟是早已退隐江湖的至交吴雪峰。


"你怎么当了和尚?"


吴雪峰摇头:"只是四处奔波久了,在这里暂歇几天。"


见到阔别良久的友人自然是欢喜的,叶秋坐下来同他聊天:"你怎么知道是我?"


"你小子抱着人进来的时候,雪松味差点没把人呛死。"


叶秋半信半疑:"有那么重吗?"


吴雪峰道:"我真怕送晚了一刻你就把人给强行标埒了。"


叶秋摸了摸鼻子,心虚道:"也差不多了。"


"……"


黄少天吃过药,很快便起了作用。见叶秋许久未回不由有些担心,翻身下床拿起冰雨剑就要出去找人,一只脚还没迈出门槛,却见叶秋已经迎面走过来。


"怎么去了这么久,没遇上什么麻烦吧?还有这药是怎么回事?"


"放宽心,这药是一位故人所赠。"


叶秋同他说了吴雪峰的事,黄少天安下心的同时也不免疑惑:吴雪峰他听闻过,只是……他闻到一丝隐隐约约的兰花香,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吴雪峰也是地坤。


叶秋没有发觉黄少天的心思,想到之前和吴雪峰谈话时——


吴雪峰一拍桌子:"亲也亲了,你若是再不表明心意岂不是耍流氓吗!"


斗神虚心请教:"那我要如何表明心迹?"


吴雪峰其实也没干过这等事,仍装作老道的模样说:"当然是告诉他你心悦他,愿意和他在一起一生一世待他好,绝不负他。"


叶秋把这话在舌尖滚了一圈,发觉实在说不出来只好又咽回肚子里。从来都是气定神闲的斗神,此时却有些忐忑道:"少天,刚刚虽然是情势所迫,但毕竟是我自作主张强行标埒了你……我的意思是我心悦你……"


黄少天被叶秋这解释里最后一句情意吓了一跳,抬头看他一眼又移开目光。黄少天乍一听到叶秋说心悦他,顿时手足无措,七七八八的心思乱飞。


他鲜少接触世间情事,对情人间的爱慕之情与亲友间的相惜之意还不太分得清,连自己的心意都没法确定,再者因着他担心叶秋只是为了道义而这么说,喜欢的另有其人。虽然以叶秋的性子这种可能微乎其微……


黄少天这头心思乱得像团麻,只能硬着头皮说:"你先让我冷静冷静。"


叶秋也不知道要怎么接,只好道:"你慢慢冷静,不急,冷静完在下还可以再说一遍。"


黄少天本来紧张地不行,结果听了他的话反倒觉得没那么尴尬了:"老叶,你这是霸王硬上弓啊?什么叫冷静完还可以再说一遍,感情我要是不答应你就死缠烂打啦。"


"这倒没有,我这不是怕您贵人多忘事,一冷静下来把这事给忘了吗?"


黄少天心道那感情好,等今晚睡一觉,我明天一早起来要是没忘就算同意,我要是"忘了"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只可惜这等"两全其美"的计划还没等得上施展,就被加急的传信断了念想。嘉世传来急信:苏师妹被魔教劫走了,请叶师兄速回。


黄少天看到信上的内容也是神色一凌,正打算同叶秋一起回嘉世,竟也收到蓝溪阁传来的信——阁内有乱,尽快回蓝溪阁。


黄少天疑心大起,这两封信的时机未免也太巧了。但他虽怀疑,信上的阁印确实不假,黄少天也不敢冒险,只得再三嘱咐叶秋小心。


叶秋笑:"放心吧,剑圣大人等再见面可别忘了给在下一个答复。"

 

 

——TBC

 

今天赶报告晚了一会儿////        

 

 

评论(7)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