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洛❤

叶黄/是个叶粉/雷叶受
不负责挖坑/修炼画技中

【叶黄】因缘劫(九)

*因缘劫(八)

*古风ABO



"哦?说心悦我的不是叶秋吗?"


叶修一本正经:"叶秋一心扑在苏姑娘身上呢,要懂得惜取眼前人。"


黄少天忍不住笑,伸手搂住他的脖子:"那行吧。"叶修却得寸进尺,厚着脸皮不依不饶让黄少天也说一遍喜欢。


"喜欢喜欢喜欢!喜欢你心悦你愿意同你在一起,一辈子对你好定不负你。"


叶修觉得这话有些耳熟:"我怎么觉得在哪听过?"


黄少天坦然:"你当然听过,戏里始乱终弃的小生都是这么唱的。"


在风花雪月之事上向来孤陋寡闻的斗神自然不是从戏文里知道的,于是十分小心眼地给乱出主意的吴雪峰记上了一笔。


黄少天又道:"那你之后打算怎么办?我已经放出消息,嘉世不论信不信一定会查的。话说陶轩给了他们多大好处竟然全然不顾平日同门之谊,把你往死路上逼?"


"当日围杀,嘉世的人只有寥寥数人而且约摸是来督察的,下手的大多数是魔教一派。"


黄少天一点即透:"你是说陶轩搭上魔教这事嘉世弟子并不知情?但是他为什么同魔教一起害你,嘉世的名声跟你也挂着钩啊?"


"魔教背后是当朝大皇子,拿一个不听话的斗神去换滔天权势,当然一本万利。"


黄少天忽然有些难过,他听魏琛说过叶修和陶轩以前是很要好的。叶修有次半夜发高烧,陶轩背着他跑了半个城寻医,如今却刀戈相向,叶修心里也不会多好受。


"他不要我要,来我们蓝溪阁怎么样?"


"行啊,但是蓝溪阁是你说的算吗?"


"我当然……"


门口传来喻文州的声音:"当然什么?"


黄少天话音一转:"我当然听喻阁主的啦。阁主怎么过来了?"


喻文州道:"打扰你们了?"


"没有没有,我们在谈正事。"黄少天连忙从床上坐起来:"阁主来的正好,我跟老叶正在商量之后怎么办呢。"


"苏姑娘那边我已安排人接她来蓝溪阁,只是魔教对贵派山庄似乎别有意图。"


"以陶轩的性子,上次被我逃了这次收到信后定会亲自带着心腹赴约,嘉世成了空壳子,对魔教来说是乘虚而入的最好时机。"


"那需要我派些人手去帮忙吗?"


叶修笑道:"什么时候蓝溪阁这么大方了?帮忙都不要酬劳的。"


喻文州看了一眼黄少天:"毕竟叶神现在也算自己人了,对吧少天。"


"啊?哦、对!哈哈……"黄少天干笑。


"心意我收下了。"叶修道:"嘉世那边已经安排妥当了,贵阁备好嫁妆就行…哎!别揪头发!"


喻文州并不能说什么只好报以微笑:"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就先走了。"他出去的时候还顺便把门也带上了:"对了少天,下次记得关上门。"


黄少天一边想解释我们真的只是在讨论正事,一边又想问叶修赴约是怎么回事,恨不得再长一只嘴,最后决定放弃了可能越描越黑的解释专心和叶修算账。


"你说谁备嫁妆呢,要嫁也是你嫁到我们蓝溪阁!还有赴约是怎么回事怎么没听你提起来过?"


"我给陶轩写了信,告诉他三日后我会只身去断崖同他做个了断,也让你们阁主把这个消息放出去了。"


"你要单枪赴会?你疯了吧!就算有其他人在,他们就不会暗中动手脚吗?更何况断崖那里就一个入口,一旦陶轩以派中内事为由守住入口根本没人知道里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叶修却道:"可谁又知道魔教里是否都是一条船上的人?"


"你在魔教放了接应?"


叶修夸奖道:"聪明,不愧是我看上的人。"


黄少天哼了一声:"夸我就好好夸别捎带上自己,脸多大?既然没我什么事……"


"怎么没你的事。"叶修打断他:"你的事就是好好了解一下关于乾和坤之间‘该做之事’,嗯?"


"老叶我以前都没发现,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会耍流氓啊?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就讨论这种事?"


叶修无辜道:"我只是觉得你这方面常识比较匮乏而已。"


黄少天装作恍然大悟:"哎,我的隐息珠呢?"叶修冷不防被黄少天突然放出的柑橘香扑了一脸,定力受到了十分严峻的考验。他无奈道:"少天,故意考我呢?"


黄少天眨着眼睛看他:"我这不是常识匮乏,不懂嘛。"只是在耍无赖上对方明显更胜一筹,叶修翻身压过他:"那不如让在下亲自来教一教?"


"老叶你别乱来啊,这可是蓝溪阁我可是有很多师兄弟的!而且你的伤才刚刚好不宜行那什么事!要爱惜自己身子懂吗!"


叶修俯下身在他耳边道:"剑圣床头死,做鬼也风流。"


黄少天向来只有嘴上逞强,被叶修往耳朵里一吹风就不知东南西北了,手脚放哪里都不自在。


叶修哈哈大笑:"少天啊,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像只熟透的螃蟹,又红又僵。"


黄少天推开他怒道:"滚滚滚!你才像螃蟹!有我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螃蟹吗!"


叶修顺势滚到一旁,伸出手抱住他:"不闹了,明日我便要离开了。"


黄少天侧过身看他,像是想说什么最终却也没有开口。叶修轻轻吻在他额上:"你是蓝溪阁的剑圣,又不是嘉世山庄的,不该你掺和进来。"黄少天没有说话只是闭上了眼。


半梦半醒间,叶修的唇上拂过柔软的触感蜻蜓点水般,带着柑橘的甜,轻得仿佛是他的错觉。


……


三日后,各路人马在断崖口议论纷纷,对这场旧友反目成仇的生死局各执看法,等着最后的结局。


驻守嘉世山庄的邱非正被偷偷跟随来的卢瀚文闹得烦不胜烦,守门弟子忽的闯了进来,欣喜喊道:"叶师兄回来了!"


百里之外一队人马正往魔教本巢方向悄然逼近,领头的竟是一名英气十足的女子。


看似平静无波的江湖,暗潮汹涌。


——TBC


这章写的磕磕巴巴……总觉得有点太柔情了(



评论(5)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