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洛❤

叶黄/是个叶粉/雷叶受
不负责挖坑/修炼画技中

【叶黄】因缘劫(十)

*因缘劫(九)

*古风ABO


嘈杂的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声:"哎!你看!那是不是叶秋?!"


"哪里?叶秋在哪儿呢?"


率先喊出声的那人又道:"头顶上呢,往上看!"众人纷纷抬头,透过层层树梢依稀看见崖上几个人影晃动,有人质疑:"若是真斗神,怎么不见却邪?"


有同样疑问的还有断崖上的陶轩:"你的却邪呢?"


"不知道,丢了吧。"


陶轩气极了叶秋这幅什么都无所谓的模样,当初与他商量朝廷合作的事也是轻描淡写的丢下一句"不行"就把多少人想都不敢想的权财都拒之门外。


"叶秋,走到今天这一步你就没什么要说的吗?"


"说什么?左右你不会听我的,又何必白费口舌。"


"我不听你的?你什么时候听过我的话?从以前就是,又顽固又自我,做事从来不会过问我的意见感受!"


叶修反问他:"我从一开始就说不要和朝廷扯上关系,朝政之事一不小心扯进来就可能万劫不复,结果呢?你听进去了吗?"


"想要博得前程不可能不冒险,只有敢赌才能笑到最后。"


"呵,所以你就把整个嘉世山庄这么多不知情的人都赌上?"


"笑话!我为庄主,既然入了我嘉世自然要听我差遣。"


一旁的魔教护法自认为已经十分体贴,耐着性子听完这两人的无聊的扯皮才接过话:"庄主,您让我给您劝说的时间我给了,结果您也看到了,就别白费力气了。"陶轩盯着对面曾经的旧友,良久转过身:"随你们。"


魔教跟叶修没那么多恩恩怨怨,只不过接到密报:眼前这人似乎和当朝叶丞相有关系。上边那位既然下令宁可错杀也不能有漏网之鱼,别说斗神就算真是神仙今儿个也不能活着出去。


护法笑眯眯道:"斗神,对不住了。"话音刚落,数十枝铁箭从四面八方朝叶修方向射去,叶修抖开千机伞挡住迎面飞来的箭,借力飞身跃到背后山崖一个凸起来的石块上。


护法见状,沉声喝道:"其他人近身,弓箭手配合把他打下来。"十几个人随即攻上,漫天箭雨率先到达叶修面前。叶修背靠山壁只用撑开伞面便能毫发无损,弓箭手却要顾忌近身攻击的人,攻势自然无法如起初一样凶猛,负责近身的人还没来得及出招,叶修已经移开伞面一掌把人打了下去。


下面的人看见叶修像儿戏一样把人一个个拍下去,脸色越发阴沉:"朝他脚底下的石头打。"弓箭手得了指令,准头就密集了起来,铁箭夹带着疾风击中凸起的石块。千机伞虽然刀枪不侵,石块却禁不住一轮又一轮的箭雨,被打掉的小石块扑簌扑簌往下掉,很快就站不住人了。叶修刚撑伞落地,周身便围上来数十人。叶修抖腕收伞,架住砍过来的刀:"哟,这不是官府的刀纹吗?贵教还劫过官家的东西?"


站在护法旁的那人看上去约摸四十来岁,听到叶修这话道:"刀纹只有宫里的人才见过,这小子肯定知道点东西,待会儿留他一口气问问他从哪打听来的。我先行回去传书给殿下让他近来小心点。"护法毕恭毕敬送走那人,朝打成一团的人群喊道:"留口气别让人死透了。"围攻叶修的人心里却苦不堪言,别说给人留口气,这么久连人家衣角都摸不到。这把伞怪得很,合能当盾收能当矛,刚刚不知道又从哪里抽出一把剑,真是防不胜防。


忽的一剑从斜后方刺过来,叶修反手以剑挡住,左手持伞扫过一个半圆,继而收腕将伞从右肩上方刺出。


其他人见护法亲自上阵,自觉以配合护法为主。护法欠身躲过伞击,趁势从侧面劈过去,叶修仰身躲过,一手撑开伞接下另一面砍来的刀,右手把剑插入地中,借着剑柄发力,一个轻巧后空翻就踹开近身上来的人。


护法见伤不到叶修半分,终是下了决心,飞身退后下令:"散开包围!用枪。"然而不等魔教的人反应过来,只听得砰的一声,一阵厉风擦着护法的颈旁直直射入他身后的树里。


"你、你怎么会有火药?!"


叶修甩了甩还在冒烟的伞枪口,笑道:"借贵教的用一用。"


护法大惊,一把夺过离自己最近的人手里的枪,枪里的火药竟然都被换成不知是什么的粉末!显然是教里混进来了内奸!


叶修道:"你们会安插卧底,其他人就不会吗?"


正在此时,一名魔教弟子惊慌失措地跑到护法身边:"大人,不好了!右护法大人说嘉世那边突然冒出了一群官府的人!他们被困在那里了!"


不等护法开口,一旁的陶轩怒道:"你派人去了嘉世?!"


"陶庄主,我只是……"


叶修插嘴:"只是想趁火打劫?"


场面瞬间变得十分混乱,原本合作的两方气氛也剑弩拔张起来,叶修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把剑一收:"陶轩,现在看清楚了吗?"


陶轩咬牙,下令:"所有人听斗神指挥,速速回山庄!"


有了嘉世的帮忙场面很快变成了一边倒,陶轩心系嘉世留下几个心腹便先行回山庄去了。


嘉世山庄此时已经有惊无险度过了一劫,一个小弟子问:"叶师兄,官府的人怎么会来帮我们?"被他拉着的男子但笑不语,余光留意着门口的动静,小弟子看他不说话,吐了吐舌头又跑走了。


陶轩赶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个人叶秋坐在院里。


"叶秋?"叶秋不是在自己后面吗,怎么比自己还先回来?


男子看到他,起身打招呼:"陶庄主。"


"不对,你不是叶秋。"陶轩从刚开始的震惊回过神来,面前的人虽然和叶秋长得很像,但语气神情明显不是一个人。


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他就是叶秋。"


"哥,你可算回来了。"


"好了,这次你也冒充过我了,我们扯平。"


叶秋无语:"我们性质完全不同好不好!"


陶轩看着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人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你们到底……"


"嘉世的斗神是用了我名字的兄长,叶修。朝廷派来的是在下,叶秋。不知道这样讲陶庄主明白了吗?"


"叶大人,魔教之党已悉数关押起来。"一名官兵前来报告。


"好,你去点查一下,一刻钟后出发与唐大人回合。"叶秋安排好,对陶轩拱手道:"大皇子生了异心,欺上瞒下私养军队又暗中扶持魔教祸乱百姓,已经被圣上关起来了。陶庄主或受人所迫,但终究有牵连,不好在风头浪尖上冒险,不如先避一避。"


陶轩不傻怎么可能听不懂叶秋话里的意思:他还记着自己差点把人家哥哥置之死地的事呢。若是主动退下庄主之位还好,若是不听劝,怕这位朝廷来的大人就要亲自动手拉他下来了。他苦笑道:"多谢大人关心,我有愧于嘉世众人自然不配再担任庄主之位,嘉世山庄便由斗神全权安排吧。"


……


叶修骑着马同叶秋并肩而行:"怎么,心疼你哥了?"


叶秋白他一眼:"谁心疼你,我是怕陶轩把那么多孩子扔火坑里。你跟着我干嘛,回去向老爷子认罪啊?"


"谁说我跟你了,去蓝溪阁顺路而已。"叶修得意道:"等把你嫂子从蓝溪阁拐出来,再回家见他们。"


"呵呵,你也就在我面前敢称黄少天是嫂子。"


"咳,叶小秋我看你是不想见苏姑娘了吧。"


"……哥,我错了。"


叶修大笑:"走了。"说完便策马朝南赶去。


叶修在次日傍晚路过筠柳寺,远远便看到寺门口的树下有个蓝衣男子。他翻身跃下马,走过去道:"这位小兄弟,相逢即是缘不如……"


"不如进去求个姻缘如何?"


"乐意至极。"


——TBC


正文其实已经结束啦,但还有开车番外就先打tbc(

感觉还有挺多东西没写出来,看看能不能塞在番外里,感谢大家的喜欢!




评论(7)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