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洛❤

叶黄/是个叶粉/雷叶受
不负责挖坑/修炼画技中

【叶黄】这世界不太对(完)

)(中上)(中下

*双穿书

*总被屏,所以一小段转了图

10

叶修反应过来的时候只来得及偏了一下头,对方还是碰到了他的脸。他随即就推开了主唱,脸色不太好。

 

主唱被推开后看起来有些委屈:“Darling, why are you angry?”在他看来叶修喜欢他唱歌,他也很喜欢叶修打比赛,为什么要排斥亲密接触呢?

 

“I'm not your fan, he is.”叶修已经看见一旁的黄少天,他把人拉过来:“and he is my lover.”

 

“Oh, that's a pity... sorry, I mean, you seem to be a good match!”这位主唱也弄明白自己搞了个乌龙,不过显然他并不是很在意,签完名之后就潇洒地去搭讪其他人了。

 

这边动静这么大,其他队员不可能不凑过来看热闹,方锐离得近看到了全过程,他惊奇道:“老叶,你反应不至于这么慢吧?”

 

“走神了。”叶修也有点无奈,刚刚脑子里一直回旋着他离开座位的时候黄少天凑过来的情景,叶修能确定黄少天的嘴唇是碰到了他的耳朵,虽然对方大概是无意所为。但他确实有点被影响了,以至于那个主唱在说什么他也没认真听,想赶紧拿个签名就回去,谁知道还能搞出这种啼笑皆非的局面。

 

自己有点反常,叶修想。这个主唱的“亲密接触”至少让他弄清楚了一件事——他所认为“正常”的肢体接触前提条件必须是黄少天。

 

他想起来第六赛季,蓝雨夺冠后黄少天也是很激动,抱着奖杯跟他啵得啵得了一路,亲了好几下奖杯不说,最后还特别响亮地在自己脸上也亲了一口。叶修当时只觉得对方高兴疯了,现在回想起来又咂摸出其他意味。

 

叶修长到快三十岁,虽然没正儿八经谈过恋爱,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隐约感觉出他对黄少天有那么点不同。只是对于同性来说,朋友跟恋人界限更模糊,那点不同常常也被掩盖在挚友的关系下,如今突然把那层“好兄弟皮囊”换了下来,之前所有的想当然也都理不直气不壮了。

 

“这里边空气不太好,我先带黄少天回去了。”叶修拉着一旁还没回过神的黄少天,朝其他人说道。

 

楚云秀冷眼旁观两个人离开的背影,开口道:“我赌一包烟,叶修今晚要睡沙发。”

 

“说不定更惨,打地铺也有可能。”王杰希说。

 

张佳乐一本正经地点评道:“喜闻乐见。”

 ……

11

完了完了完了,我不会是对老叶产生了什么不该有的想法了吧?黄少天一边灌水一边反省自己:这不行啊,自己霸占着别人的身体还占人家对象的便宜,虽然理论上讲这个身体是原主的,也不算自己占便宜吧……

 

叶修起身道:“你早点休息,我回房间去了,有事叫我。”

 

黄少天一愣,脱口而出:“你不留下来吗?”

 

叶修已经走到了门口,他回头看了看黄少天说:“我还要整理一些东西,怕打扰你休息。晚安。”然后便关上门了。

 

黄少天四仰八叉躺在床上,理智慢慢回笼。他总觉得老叶跟自己向来的印象有些不太一样,大概是因为不是一个世界的,关系不一样的缘故?继而想到刚刚那个未完成的吻,实在无法再自欺欺人了:那一刻他是希望叶修吻下来的。黄少天很确定不是因为什么莫名其妙的恋人关系,当他把蓝雨的队友一一代入方才的情景,只觉得浑身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黄少天摸了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忍不住笑出声,然后又皱起眉头,开始纠结如果留在这里不能回去要怎么跟这个世界的老叶相处:瞒着对方不太好,总觉得像是搞了个替身,自己是自己的替身也太狗血了……不对,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黄少天赶紧拉回跑偏的思路。可我要怎么跟他说呢,他苦恼地抱着枕头,还没想到个一二三就忍不住困意睡了。

 

大概是白天都在想叶修的事,到了睡梦里也都是这人的影子。黄少天梦到了第六赛季蓝雨夺冠时候,时隔几年黄少天依然能清晰地回忆起那天的事,和夺冠后的欣喜若狂。

 

他记得接下来应该会遇到老叶。

 

果不其然,梦里的他抱着奖杯朝叶修跑过去,兴奋地抱住对方,凑过去和叶修接吻。

 

黄少天:???等一下我记得当时只是亲了一下脸吧?!!!

 

第二天黄少天脚下发飘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喻文州看着他眼底的黑眼圈担忧问:“少天,你是昨天晚上没睡好吗?”

 

张佳乐插嘴道:“气的一晚上没睡着?”

 

黄少天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气个毛线,我从昨天回来一觉睡到现在。”虽然就是梦有点多。

 

一想到昨晚的梦黄少天就有点心情复杂:按理说梦里的大多也都是事实,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都多了点莫须有的“肢体接触”。

 

不至于吧,刚琢磨出点感觉就这么心急的吗?黄少天眼观鼻鼻观心好好反省了一下,自觉有色心没色胆,在心里亲一亲喜欢的人又不犯法。于是昨天晚上还在纠结怎么解释的人,今天就光明正大地给自己谋起了福利。

 

“我们这是要去干什么?”黄少天若无其事地走到叶修旁边问道。

 

“附近的一个教堂今天好像在办婚礼,沐橙她们说想去看看,顺便给家里人买点儿纪念品。”

 

孙翔切了一声,道:“婚礼有什么好看的?”

 

肖时钦笑:“我看那边商铺挺多的,不看婚礼,逛一逛买点东西捎回去也挺好的。”

 

黄少天嘲笑他:“孙翔你是怕进去受到刺激吧哈哈哈哈!也是,周围都成双成对的,对单身狗简直太不友好了!”

 

孙翔怒道:“你才狗,我这叫单身贵族!”

 

李轩无奈:“兄弟你get一下重点,黄少的重点明显在‘单身’好吗?”

 

孙翔打量了几下站在一起的黄少天和叶修,颇为嫌弃地发出一声哼,大概想表示不管是跟他俩哪个谈恋爱都还不如一个人。

 

12

教堂确实有新人要举办婚礼,不过出乎他们意料的是,不止一对儿。

 

苏沐橙解释:“这个教堂很有名的,你们结婚也可以来这边办。”

 

张佳乐被苏沐橙的话提醒了:“啊,说起来上次我问你的事考虑的怎么样了?”

 

叶修:“?”

 

“黄少天你没跟叶修说?就是回国一起办婚礼那事。”

 

“……我忘了。”黄少天当时脑袋一头懵随口搪塞过去,现在才想起来。

 

张佳乐扭过头问黄少天:“你说你这婚也定了,还不赶紧考虑考虑婚礼的事啊?”

 

“啊…我、我在考虑,在考虑啊!”

 

“你紧张什么?”张佳乐莫名其妙:“算了,我还是问你家另一……”

 

“叶修!”黄少天突然站起身拉他:“我渴了,你陪我买点饮料吧。”说着就拉着叶修离开了。

 

“苏沐橙你认真告诉我”张佳乐一脸严肃地问:“黄少天是不是有婚前恐惧症?”

 

苏沐橙无辜地摊了摊手:谁知道呢。

 

黄少天快步走远后才长出了一口气,刚才听到张佳乐要跟叶修讨论婚礼的事心里一慌下意识就打断了。婚姻是一辈子的事,叶修结婚的对象是和他朝夕相处的黄少天,而不是自己这个刚穿过来两天的人。

 

叶修看了看黄少天的脸色,又联想到之前发布会对方的反应,轻轻问道:“少天,你是不是不太愿意结婚?”

 

“不是!”黄少天下意识否认,他紧了紧握着叶修的手,忽然找到了之前觉得认知异样的原因,不只是关系的改变,还多了些小心翼翼的味道。他突然感到愧疚:他认识的老叶何时有过这种语气,几乎带着些讨好的意味。

 

他没由来地想起魏老大刚退役那会儿,他每天依旧按时训练睡觉,跟人打诨开玩笑,所有人,连黄少天自己都觉得已经过了这个坎儿。结果叶修这家伙打指导赛的时候,神经质的非要拉着自己跑到楼顶吹风。黄少天至今还能记得那天叶修叼着烟却一直没点,最后丢几句话就自己走了——老魏是捡到宝了,可惜他这人死要面子不肯当拖后腿的,不然怎么也能再熬个几年,说不定还能靠你给他挣个冠军玩。那天黄少天在楼顶坐到天黑才下去,没人知道原来被捧在手心的天才少年也会有极度不自信,需要他人肯定的时候。

 

想来叶修这么一个对情绪敏感的人,怎么可能注意不到自己这几天的反常。黄少天一边想着怎么解释一边开口:“我不是不愿意,只是有点事情我觉得应该先和你说一下,但这件事吧,一时半会儿又不太好说清楚……没有癌症没有狗血没有豪门恩怨请收起你的脑洞谢谢!”

 

叶修挑眉:“你怎么知道我想什么?”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了好吗,毕竟是整天受到苏妹子她们荼毒的人。”

 

“那你就猜错了。”

 

黄少天被勾起好奇心:“那你想的什么?”

 

叶修一本正经道:“我还以为你要在婚前反省一下自己的缺点以免婚后被我嫌弃。”

 

黄少天被这么不要脸的发言震惊了:“老叶你今天是脑袋撞门上了还是被孙翔拿核桃砸了?!这自恋癌都扩散到头发梢了吧!”

 

“正好,我也有事儿要跟你说。”叶修收起玩笑语气:“找个地方谈?”

 

“啊,我觉得吧,额,我们可以回国……”黄少天支支吾吾,余光突然扫了一家店,提议道:“不如我们给对方寄明信片说吧!”

 

“……什么?”

 

黄少天拉着叶修进了一家明信片店:“明信片,你给我寄,我给你寄。现在一时半会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等你收到明信片我应该就想好怎么说了……给你一张,你去那边,不许偷看我写的啊!”

 

叶修被黄少天赶到另一边,盯着明信片雪白的背面许久才拿起笔,旁边的女士似乎是店里的老板,她笑着看叶修写完了最后一画,才开口问:“寄给爱人的吗?”

 

叶修点头,眼里有些讶异。

 

“我丈夫是中国人。”她解释道:“我看到你写的是中文。”

 

叶修笑:“你的汉语水平很好。”

 

“谢谢。”老板娘弯了弯眼睛:“这句话,想要让他收到吗?”

 

“当然。”不过估计明信片也就讲一个情怀,叶修估摸着国内邮寄还十次丢九次的,从国外寄……能不能收到就靠缘分了。

 

“给我吧,我会帮你们寄出去的。”

 

“那就谢谢老板娘了。”叶修把晾干的明信片递给她,黄少天写完也如法炮制给了老板娘。

 

两个人道了谢从店里走出来,黄少天问:“你说我们能收到吗?”

 

“或许吧。”

 

 

13

“叶修!老叶!叶领队!赶紧起来吧——”

 

叶修一大早就被方锐大嗓门给叫醒了,他看了看表,七点十分。

 

“一大早干嘛呢?”

 

“你这个领队当的负责一点好不好,今天上午十点有发布会啊!”

 

叶修一愣:“发布会?前几天不是已经开过了吗?”

 

方锐:“你睡傻了?昨天才决赛,哪来的时间开发布会?”

 

“……手机给我看一下。”叶修打开屏幕,果然日期回到了两天前。

 

苏沐橙也哼着歌从房间走出来,看到他俩打了个招呼。叶修决定再确定一次:“沐橙,你昨天没有跟我说什么计划吧?”

 

“嗯?什么计划?”苏沐橙疑惑。

 

“没事,我记错了。”叶修肯定了,他确实回来了。

 

叶修:“黄少天呢?”

 

苏沐橙随口问了一下:“还在睡吧,应该有人去叫他了。找他有什么事吗?”

 

“没事。”叶修顿了一下:“跟大家说半个小时后出发,我去整理一下东西。”

 

叶修回到房间不得不考虑一个问题,这两天奇怪的世界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还是只是他做的一个梦。

 

然而发布会还需照常举行,叶修作为领队需要忙的事很多,几天下来他跟黄少天不过碰过几次面,话都来不及多说两句。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叶修总觉得黄少天好几次欲言又止,似乎有话想说。

 

这一次他们也没有去酒吧和教堂,叶修忙前忙后等回过神来已经坐上了回国的飞机。他看了一眼前排打瞌睡的黄少天,越发觉得那两天像是一场奇怪的梦。

 

而他在梦里,发现自己喜欢黄少天。

 

这种事说给谁也不信吧,叶修只好把这件事先压下心头,慢慢考虑他和黄少天要如何发展。

 

……

 

一个星期后,叶秋拿着一个信封拍在了他哥的脸上:“哥,有你的信。话说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写信啊,名字也不写。”

 

叶修疑惑地拿过来,正准备拆看的时候忽然意识到什么。猛的起身跑进屋里,把扒在他肩膀的叶秋吓得一屁股栽在沙发上:“混蛋哥哥你干嘛!”

 

叶修拆开信封摸到里边的明信片,正往外拿的时候,电话却响了起来。

 

“老叶!”电话那头青年的声音不太稳,像是在跑:“你太肉麻了!真的!简直,都崩人设了!”

 

叶修看着那张明信片,笑了起来:“剑圣大大也没差到哪儿去啊。”

 

“你猜我现在,在干嘛?”

 

叶修拿起外套起身往外走:“矜持点,这么大人了。”

 

“靠!”黄少天听着电话那边渐渐响起来的风声也笑了:“这话留着自己用吧,这么大人了,激动什么,等你到机场了,我还没到呢。”

 

“这不是等着给皇上接驾么?”

 

“洗干净等着吧!”黄少天故作恶狠狠的语气:“朕要挑一块最嫩的地方下口。”

 

“上次咬我脸上的,现在还疼呢。”

 

“滚滚滚!我根本没用力好吗!”

 

14

To黄少天

 每一个世界都喜欢你

 

15

To叶修

 喜欢你每一个世界

——END

我明明清水的不能再清水了好吗......

评论(7)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