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洛❤

叶黄/是个叶粉/雷叶受
不负责挖坑/修炼画技中

未偕老

*不要在意名字【X
*暗搓搓开个古风脑洞

青年快步走进茶馆,径直上了二楼。不同于楼下的喧闹楼上十分冷清甚至连店小二也没有。

“少天。”坐在角落的人轻轻出声。

黄少天走过去,朝着并排坐的两人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黄少天你可想清楚了,这法术,一个差错保不准就再回不来了。”

“王大眼你何时也变得这般啰嗦?我们喻阁主还未曾同你这样儿女情长,你再问几遍我都疑心你到底是看上文州还是觊觎本剑圣了。”

被打趣的人也不恼,淡淡回道:“就是看在你家阁主的面上才问的。”

坐在一旁的喻文州微微皱眉:“少天你……”

“文州,”黄少天打断他:“我知道此次风险颇大,但我心意已决,一定要找到他问个明白才罢休。”

对方听闻轻轻叹息:“然后呢?少天你找到他又如何?”

青年执剑而立丝毫没有动摇,嘴角扯出一丝弧度:“揍他一顿。”

冷。

明明是盛夏时节黄少天却觉得寒意侵袭骨髓,仿佛全身血液都要凝住一般。

“这池水是嘉岭山上的千年积雪所化,自然冰冷无比。”王杰希解释:“不过黄少天长年习武,只要不是时间过久不会给身子留下严重的寒疾。”

“王杰希你倒是赶紧啊!难不成要等到我变成冰柱子才能施法?”

黄少天只记得自己在陷入沉睡之前朝王杰希吼了一句,再醒来便是到了个阴沉沉的林子里。

这林子好生奇怪,树枝上竟没有半片叶子。黄少天四处张望一时间不知道向哪里走。

“诶、这位大哥!你是要去哪里带上我可好?我没有恶意就是想找个人……诶别走啊大哥!”黄少天拦住一个人,对方却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他不死心,又拦了几个人发现都听不见自己的声音,自然也看不见自己。

无奈之下他只好跟我这些人看看最后到底去那里。

这树林大的惊人,黄少天约摸已经走了半个时辰却依然没有个头。唯一的变化就是这林中的树。方才刚来时的地方树上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这走了一路倒发现树上不知何时多了几点粉红,看形状似是桃花,只是树上依旧没有叶子。

这些人还是一直一言不发的走,树上的花越来越多,从三三两两变成锦簇满树。

终于,黄少天看到了除了花和树的其他景色——河和桥。

河边也有一棵桃花树,和刚才那片树林一样,满树桃花却没有半分青色。

他走近才发觉树下还坐着一个人,靠着树像是在睡觉。

怦、怦、怦。

黄少天看着那人的侧脸一步步走近,最后停在树边。

对方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睁开双眼。

“少天。”

没有疑问与不确定,那么笃定的叫出自己的名字。

他想开口回答却记起对方无法听见自己的声音,也看不到自己。

“沙、沙…”
黄少天用力晃了几下枝桠当作回应。

那人笑着起身上前几步走到黄少天面前。

他脚步那么坚定仿佛看的见自己一样,让黄少天不由脱口而出那一直放在心上的名字:“叶修!”

没有回答。叶修只是站在他眼前,嘴角依然是看惯的若有若无的笑意。

他看不见自己,也听不见。这个残忍的事实再次让黄少天陷入沉默。

“少天你来了。”
我就不应该来,就应该让你一直等着。

“本来想等嘉世这事了结,便去蓝雨提亲把剑圣拐回家来着。”
现在去也勉强同意。

“失约了……抱歉。”
你现在跟我回去让我打一顿就原谅你。

“剑圣大人会把小的忘了吗?”
你敢走就把你的事都忘了,什么都不留。

叶修合上眼眸微微低头,正好抵上黄少天的前额。
“少天我虽看不见也听不见,但闭上眼也能感觉到你。你说是不是很神奇?”

黄少天抬手抱住他,他说:“我想带你走。”
我想带你走……我想带你走。

“老叶……”
青年的声音染上几分哽咽:“我们回去、回临安西子湖畔那座小草屋,世上再无剑圣和斗神,只有在湖心亭饮酒彻醉的两个凡夫俗子。”

黄少天扣住叶修的手,冰凉得让他觉得似乎比那一池雪水还令人心寒。

叶修体寒,每每黄少天握住他的手都抱怨像抓着个冰袋子,可从来没有放开过,直到对方的手也暖和起来。

如今他再次握住叶修的手,却是怎么也不可能温暖了。
人间与地府的温度,怎可能相同?

黄少天看着周身越来越亮的光晕,知道是王杰希在召回魂魄了,可他还不想走,他还没好好揍上叶修一顿,他还没好好嘲笑叶修落魄的模样,他还没……

“少天,我知道现在再同你讲旧情很自私,但我想再自私一次。这时候说情话反倒觉得苍白了些许……不过我原也不是善于说这种话的人。”

叶修低声笑了几声,似在嘲笑自己。
“少天,今世不能与你白头,若有来生我一定去寻你,我们安安稳稳过一辈子,你可愿意?”

他还没好好给叶修一个回答。

那日湖心亭,叶修眉眼间尽是温柔,他为他带上红绳问道:“少天,等这件事了结,我们便安居在这西子湖畔,你可愿意?”

—————————————————————————————




后来,一叶之秋在荣耀里遇到了夜雨声烦。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