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洛❤

叶黄/是个叶粉/雷叶受
不负责挖坑/修炼画技中

关于退役的两三事【车】

※本意只是想听少天喊叶前辈,不知道怎么就爆了字数
※有车……

黄少天退役那天,叶修特地赶到G市。这位国家领队很熟练的在蓝雨大门刷了个脸,就一路畅通的找到了正在宿舍收拾东西的蓝雨副队长。

 “老叶?”黄少天稍微诧异了一瞬,“不是说好在小区门口等我吗?”

 “这不是怕我们剑圣大大退役之际伤心不已无处痛哭,特地赶来送怀抱嘛。”

 “你就贫吧你,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伤心痛哭了?老叶,臆想过头了啊。”黄少天顺手把行李箱给他,说到:“我还要去队长那边一趟,你先等我一下。”

 叶修答应着,然后习惯性拿出烟,还没点上就被黄少天抽走顺带收获一颗戒烟糖。

 叶修吧咂嘴回味了一下,默默把打火机收回去,预感以后可能要跟这个味道朝夕相处了。

 “黄少!!”叶修正无聊到打算拉着行李箱出去找人,差点跟来人撞在一起。 

 卢瀚文看见叶修显然十分惊讶:“前辈怎么在这里呀?你是来看黄少的吗?前辈跟黄少感情真好!不过黄少之前也经常去找过前辈你来着。咦黄少呢怎么没在这里?”
 “……他有事出去了。”叶修觉得这位小朋友深得黄剑圣真传,再发展下去就可以跟黄少天不相上下了:“有什么事吗?”

 “黄少马上就要走了大家都很舍不得,准备了些小礼物……”说到这里他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而且我们都想让黄少再用夜雨声烦给我们最后打一次指导赛。”

 叶修像是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找了一张纸条放在桌子上,对卢瀚文说道:“夜雨声烦账号卡估计俱乐部已经收回去了。”

 言下之意用夜雨声烦打指导赛是不可能了。

 “这样啊……好可惜。”

 “不过只让他收礼物不太够意思。”叶修在纸上龙飞凤舞的写下几个字。

 前兴欣队长笑道:“没有剑圣,散人要不要?”
 黄少天回到宿舍,只看到某人留下的可以跟医生媲美的字迹:训练营。

 等他赶到训练营,远远就听见屋里的吵闹声,叶修站在门口和卢瀚文说话。

 “怎么回事?老叶你跑到我们训练营干嘛,我跟你说我生是蓝雨人死是蓝雨鬼,不要以为我退役了就可以来挖墙角!”

 “诶,你别说我还真打算把姓黄的话唠拐走。”

 卢瀚文看两个人大有现场飚垃圾话的意思,连忙把礼物塞到黄少怀里,顺便语速飞快的解释了为什么叶修会出现在这里。

 “叶不修你还行不行了拿散人欺负我们蓝雨的小朋友!”

 “黄少天同志,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

 “近叶者黑,没办法。”

 屋里人群吵闹声渐渐停了下来,一个少年站了出来有些局促的看着站在门口的叶修,估计就是大家选出来打指导赛的人。

 叶修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迈脚准备进去却又堪堪转过身问卢瀚文:“你怎么不去选?”

 “黄少平时指导我挺多了,最后一次我就不上了,不能总是我一个人占便宜。”

 卢瀚文是夜雨声烦的人选,和大神打指导赛的福利一般都会给俱乐部重点培养对象。

 他笑了笑:“不过还是挺想和前辈面对面打一次的。”

 “你知道少天新家在哪吗?”叶修突然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

 “啊?哦、我知道,黄少之前带我去过装修的挺漂亮的。还让我没事就去玩……”卢瀚文不是很懂话题怎么突然跑到黄少家去了。

 “什么时候想跟我面对面来一场,就去他家里。”叶修走过黄少天面前还趁机揩油捏了一下对方的腰,补充道 “这个叫家属福利。” 

 “前辈,您好。”少年站在电脑旁,面对在荣耀里堪称大神中的大神还是有点紧张的,连“您”都用上了。

 “嗯,用什么职业?剑客?”

 叶修直奔主题的问话让他愣了一下,而后摇了摇头回答道“战斗法师。”

 “战法?”叶修微微诧异,他本以为蓝雨训练营十个有九个都选的是剑客,没想到选出来的会是一个玩战法的。

 周围的人嘻嘻笑道—— “小杨最喜欢的选手就是叶神啦!” “对啊,前辈每场比赛他都有看呢。”

 叶修这回是真的没料到打个指导赛还会遇到这种情况。但是我们荣耀教科书明显脸皮也跟书有的一拼,立马表示少年你很有眼光嘛,要不要来兴欣发展?

 “叶不修你下限呢!下限呢!你一个前兴欣队长还诱拐我们蓝雨的人说出来丢不丢人?说起来方锐也是我们训练营出来的,不行老叶我以后要杜绝你接触我们的小朋友!”

 然而叶修早早就带上了耳机把他的垃圾话隔绝在外,黄少天简直怀疑自己是怎么栽在这个不要脸的手里。

 一场指导赛打了将近二十分钟,结束时候君莫笑还有将近40%的血。

 少年在俱乐部也算是中上等水平,面对大神依然不堪一击,不得不说还是很打击人的。

 叶修虽然经常嘲讽的让人牙痒,但是对于“联盟的未来”们还是不吝鼓励的。看到小朋友垂头丧气的样子,他觉得还是要表达一下作为前辈的夸奖。

 “这种程度已经很不错了。”叶修伸出手打算拍拍对方肩膀:“再接再厉。”

 然而他刚刚抬起手,黄少天就以迅雷不急掩耳之搂着少年的肩膀揽到一边:“小杨不错嘛在君莫笑的魔爪下撑了二十分钟,可塑之才啊哈哈哈哈哈以后大蓝雨就靠你们了!”

 ……怎么觉得剑圣大大这动作十分刻意?尤其是叶修很明确的捕捉到黄少天笑声还有些心虚。

 下午两个人把新家稍微打理了一下,好歹能先住人了。两个宅男体力值明显不怎么好,吃过外卖后就趴在床上躺尸。

 “我靠累死了,早知道答应小卢他们来帮忙打扫卫生。”黄少天翻身平躺着说:“开始担心累着他们,后来又想想小孩子精力旺盛,打扫卫生完全不成问题啊。我外甥女初一就能自己一个人把课桌从一楼搬到四楼,战斗力很强悍……老叶你在听吗?”

 叶修嗯了一声,状似不经意的开口说“之前你突然搂着那个小孩……”

 “你说小杨啊那孩子是个好苗子,当然要避免被你带坏了我这是未雨绸缪把挖墙脚扼杀在摇篮里。”黄少天立即义正言辞的解释。

 “……”哦?

 “……我以为你要摸他的头。”最后少天大大还是心虚的先移开眼睛。

 摸头?叶修神情难得迷茫了一下,不是很能联系起来因果关系。

 黄少天把头埋在枕头下面索性破罐子破摔:“你第一次来蓝雨跟我打了一局后,特别手欠的揉了揉我的头。”

 一经提醒叶修很快想起来了,当时老魏一直在嘚瑟在网游里捡到一个好苗子,叶修在夏休期也没什么事就去了蓝雨,打算看看老魏口中夸上天的小孩。

 至于结果嘛,肯定是夜雨声烦趴了。15岁的黄少天也趴在桌子上十分不甘心。当时还叫叶秋的叶修刚刚打响斗神的名号,说话还没有那么嘲讽。又大概是觉得给对方的打击有点大,伸手揉了揉对方的头发:“打得不错,期待在赛场上跟你见面。”

 这个溺宠味十足的动作并没有让年轻的斗神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少年的耳朵却悄悄的红了。

 黄少天并不是和“叶秋”第一次接触,他们在网游上有过很多交集,但是这是第一次见面,彼时的嘉世小队长面容还有些青涩,指尖若有若无带着烟草味,总之和自己想象的似乎不同,又似乎本来就是这样。

 少年的心乱了两拍,掩饰般拍掉对方的手红着脸说:“我一定会赶上你,超过你!”

 魏琛在一旁哈哈笑,拍着黄少天的肩膀说不愧是我徒弟有志气!

 然后“叶秋”说了什么?

 他靠在门旁,脸上挂着笑。

 “我等着呢。”

 黄少天很不想承认,再三申明自己年少无知对这货少有的正经样子没有鉴别力,才栽到了叶不要脸手里。

 “所以上午其实少天大大是吃醋了?”

 “我没——”黄少天猛地坐起来:“鬼使神差的就……”
 好吧还是有些不愿意的,就一丢丢。

 叶修笑着把他压回床上,亲了亲他的耳尖。小男朋友太可爱了,一不小心就想欺负一下。

 “我们来做一些让你确定一下自己身份的事吧。”
 
https://m.weibo.cn/6032477341/4106290856476949



 这个小插曲的后续就是一个觉得简直太羞耻,一个认为“欺负”过头不太好。反正都默契的没有再提。 

 新闻发布会后蓝雨的队友们也为他们的剑圣举办了一场送别会。

 叶修本来打算等他们结束来接人,黄少天却坚持要他一起来。

 “黄少,来晚了啊自罚三杯!”

 等叶黄两人赶到包厢大家已经都到了,宋晓嚷嚷着黄少天以前夸下海口说自己千杯不醉,现在有机会赶紧证明一下。 徐景熙和郑轩打赌黄少是五杯内倒还是十杯之内倒。 叶修朝喻文州招了招手算是打了招呼。

 黄少天笑骂道:“今天谁把我灌醉我就跟谁回家闹腾他,都别想睡觉。”

 但是明显挡不住大家高昂的战斗力,最后只好妥协“先让我把话说完,你们再集火ok?”

 黄少天站起来说道:“虽然我退役了但是蓝雨永远是我另一个家,在蓝雨的日子永远是我铭刻在心的时光。大家对我来说也早就是一辈子的兄弟,家人,是十分重要的人。”

 “所以我不想对你们隐瞒。”

 叶修忽然明白他为什么一定要自己一同来。

 黄少天看向坐在角落的叶修:“我跟叶修,在一起很久了。”

 包厢里顿时哑然无声。

 “哈哈我说黄少怎么和叶神一起,原来是秀恩爱来了!”徐景熙先打破了沉默,端起酒杯说:“你这个叛出组织的现充必须要罚!”

 宋晓等人缓过神来也纷纷附和一定要罚酒,来弥补对广大单身狗的伤害。

 喻文州坐在叶修旁开口:“少天有时候真的很了不起。”

 “嗯,有时候我都自愧不如。”

 黄少天可以为了一个动作有些幼稚的吃醋,也可以勇敢的把自己介绍给他的好兄弟,以恋人的身份。
 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有一颗纯净,通透的心。

 “虽然以前已经说过,还是要再说一次:祝你们幸福。”

 “谢谢。”

 最后黄少天还是没逃过被灌醉的命运,整个人十分没形象的挂在郑轩身上,叶修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扒拉下来。

 和其他人告别后,黄少天一直傻乎乎的笑,看得出大家的认可让他很开心。叶修还在想醉成这个样子走路都成问题,要不要打个车回去。黄少天趁机充分发挥了机会主义风格,吧唧一口亲在他脸上,笑的更欢实了。

 “叶修。”
 “我在。”
 “叶修叶修叶修,出来pkpkpkpkpk!”
 “好。”



END


在手机上发文简直……〒▽〒
指导赛我也不太清楚,不要太在意细节……

评论(13)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