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洛❤

叶黄/是个叶粉/雷叶受
不负责挖坑/修炼画技中

线上线下都是你【上】

*酒吧歌手叶X架子鼓手黄


黄少天和叶修搭上话源于一次意外。那时候他在酒吧的第一次演出结束,刚下台就被一群女生围住了,正苦于无法脱身,眼角扫到门口叶修撑开伞往外走,急中生智朝对方喊:“学长,等我一下我没带伞!”连忙对周围的女生说:抱歉抱歉,学长还在等我,今天谢谢大家捧场咱们下次聊!说完就三步跨作两步跑到门口追上叶修。


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多出来一个小学弟,叶修还是把伞分给他了一半。

等走过一条马路,叶修才偏头问他:“小学弟,你在哪上学啊?”

“R大。大恩不言谢哥们儿下次请你吃饭,我叫黄少天。”


哟,还真是学弟。

“叶修。”

一路无言。
叶修是觉得没什么话题就没开口,黄少天一直琢磨这名字有点儿熟悉。可惜还没等他想出个头绪出来,就看到校门口走过一个熟人,立马把这念头抛到九霄云外了:“郑轩、轩哥——捎我一程!”

黄少天拿胳膊撑在头顶,丢下一句明天见,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过去。

叶修叹了口气,走到一旁的奶茶店说道:“看够了?赶紧出来。”

苏沐橙捧着热巧克力钻到伞下:“小男朋友?”

“你觉得像吗?”

“开玩笑啦。明天周末你要跟我们出去么?”

“大侠求放过。”

苏沐橙歪头考虑了一会儿,提议道:“那明天晚上我去听你唱歌!”

叶修无奈:“女孩子少去这种地方,你跟老板娘逛完街就回家休息。”

“有果果在嘛,她陪着我没事的……啊,好像不下雨了。”

商量了一路,苏沐橙再三保证在酒吧跟着陈果绝不乱跑,叶修拗不过她只好同意。

两个人到小区楼下,苏沐橙的手机就响了。“果果估计等急了,我先上去了。明晚见。”

“明晚见,早点睡。”

“你才是,别通宵玩游戏了。”
他摆了摆手转身离开,大概又当耳旁风了。

叶修回到租房上游戏就收到沐雨橙风的私聊。

沐雨橙风:说好的早睡呢?

一叶之秋:我没说我要早睡啊。

沐雨橙风:……你赶紧上QQ回一下叶秋吧,他都问我你是不是人间蒸发了。

叶修这才想起来还没挂上QQ,刚登上便获得一堆消息的狂轰乱炸。消息最多的就是叶秋和夜雨声烦。叶秋估计是因为这几天没联系到自己这才急了,另一位…消息多是日常。

—你哥还没挂呢。
那边很快就回复过来:
—混账哥哥这几天死哪去了啊!为什么不回消息!!!
—我不是给你制造机会让你跟沐橙多接触接触嘛,还不跪谢?/大兵叼烟

—/菜刀/菜刀/菜刀
解决完一个,叶修不急不忙的回复了几个人,最后才把拉出夜雨声烦的小窗回复道:
—在


—卧槽卧槽你真的在啊??那正好来来来我们jjc走一个!!!
对方几乎秒回的速度让叶修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一直盯着聊天界面。
—好啊

—………………??!!!
—是本人吗是本人吗??不会是被盗号了吧??哈喽知道我是谁不?一叶大神?斗神大大??
—不是本人,再见。

—我靠?等等!!!诶,不是,今天你答应的太爽快了跟你平时画风不太对啊,你得允许我表达一下惊讶之情。你等会儿啊我建个房间等着别跑啊!!

叶修勾了勾嘴角没再发信息过去。这个夜雨声烦跟他在游戏里认识了好几年了,两个人都觉得聊的合得来就加了好友,小朋友性格挺好的就是话有点多。苏沐橙当时还怂恿过两个人在现实里见面,被叶修一口否决掉了。

叶修切回游戏界面,夜雨声烦已经把房间号发过来了。一场打下来叶修明显感觉对方有点心不在焉,于是发了个问号过去,结果半天没人搭理。

叶修清了清嗓子开口:“对面的夜雨声烦,请不要在房间里装死。”

“你妹啊!!本来就挂了好吗!”

“呦,不装死了?”

“那什么,问你个正经事儿…听沐雨橙风说你是R大的学生?”

“嗯,怎么?”

“我离R大挺近的,你说我俩一起玩了这么久还没见过面…要不,找个时间出来玩玩儿?”

还没等叶修答话,又忙补了一句:“沐雨橙风有空的话叫上他也行,反正都是玩了这么久的朋友了。”

“过段时间吧,最近有点儿忙。”

“行吧,什么时间有空叫我一声我这边还有事就先下了晚安。”说完就光速退出房间下线了。

叶修不傻,夜雨声烦喜欢他,他能感觉出来。好几次夜雨声烦跟苏沐橙“旁敲侧击”的时候他都在旁边,从上的哪所大学什么专业到平时都喜欢去哪儿有没有对象,苏沐橙也乐的跟他说。按苏沐橙的原话讲,反正都有好感为什么不试试?叶修无言,苏沐橙总是对自己的恋爱状况十分上心,生怕他孤老终生似的。

叶修承认是很关心这个小朋友,但是仅仅出于对弟弟的那种关照,发展成恋人是他没想过的,做朋友可以,网恋这玩意儿总觉得不太靠谱。而且最主要是他觉得夜雨声烦的“喜欢”大概更偏向依赖和知道自己是“同类”的惺惺相惜,等他再接触的再广一些应该就能区别朋友的喜欢和恋人的喜欢了。

小朋友八成攒了很大的勇气才说出来,这么果断拒绝,怕是这几天都不会联系自己了。果然,一直到第二天他准备去酒吧,夜雨声烦都没再发过来一条消息。

叶修到酒吧时店里时间还早,前脚刚到,黄少天后脚就来了,还挂着两个黑眼圈就差把失眠写到脸上了。

“小兄弟脸色不太好啊。”

“是你啊,晚上好晚上好。”他打了个哈欠又说道:“昨天通宵打游戏了,没睡好。”

黄少天问他:“今天晚上有空吗?说好的请你吃饭,我也不是土豪就能请得起去夜市撸串儿这种级别的。”

“你回学校不会晚?不是十一点半就门禁了吗?”

“没事,就在这儿附近。真关门了我翻墙也能进去。”

“那行。”叶修朝他做了个抱拳的动作,笑道:“谢黄大侠请客。”

黄少天被他逗笑了,边笑边想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苏沐橙跟陈果刚从楼上下来,就看到叶修在跟昨天那个男生说话。苏沐橙悄悄对陈果说:“那个男生是谁啊?”

“你说黄少天?我新招的架子鼓手,还是跟叶修一个大学的呢。大学生不方便太晚,我就按叶修当初的时间表安排了。”苏沐橙意味不明的哦了一声,没再多问。放轻步子走到叶修背后。

黄少天一早就注意到苏沐橙了,她把食指轻轻放在嘴唇上,示意他不要提醒。黄少天吃不准这个女生跟叶修什么关系,看到老板娘也在她身边,想来应该是朋友。

苏沐橙把手伸前捂住叶修的眼睛,用伪音说:“小帅哥,猜猜我是谁?”

“苏大小姐,下次可以换个方式吗?”

苏沐橙撇了撇嘴:“我练了好长时间的伪音呢,我室友说完全听不出来!”她朝黄少天笑了笑介绍自己:“你好,我叫苏沐橙。”

“你好,黄少天。”

“好了,该上台了。沐橙好好跟着老板娘别乱跑。”

黄少天估摸着苏沐橙应该是叶修的女朋友,心下想怪不得演出下来没妹子堵叶修,人家女朋友这么漂亮比不上啊。

第一首歌叶修唱的“Closer”,这是他第一次完整的听叶修唱完一首歌,没有像有些歌手刻意压低声音来制造出磁性的感觉,甚至他觉得有些地方还挺轻快的。

So baby pull me closer in the backseat of your rover
亲爱的 在你的车后座让我更靠近你些吧
That I know you can't afford
在这辆永远付不起的路虎车上
Bite that tattoo on your shoulder
我的舌尖滑过你肩上的纹身
Pull the sheets right off the corner
将床单扔在一边
Of the mattress that you stole
我们躺在舒适的床垫上
From your roommate back in boland
那张你从波兰德的室友那偷来的床垫
We ain't ever getting older
我们永远青春
We ain't ever getting older
我们永远青春
We ain't ever getting older
我们永远青春
黄少天不怎么懂唱歌的技巧,只觉得这段他听起来觉得很舒服,叶修的嗓音虽然略带慵懒,唱出来却有种爽朗活力的气氛。

半场休息的时候,黄少天递给他一瓶水:“你唱歌挺好听的。”

“巧了,我也觉得。”

黄少天笑:“你就不能谦虚一下吗?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实话实说也不行?哥实力在这放着呢。”


黄少天觉得挺神奇的,两个人明明刚认识不久却相处的自然到不行,虽然很俗套,但还是忍不住感叹一句相见恨晚啊。有时候叶修接苏沐橙或者有事回学校的时候还能遇到对方,顺道去酒吧或者一起去吃个饭也是常事。再加上他本来也是自来熟的性子,凭一个月的时间就跟叶修成了勾肩搭背的兄弟,称呼也从“叶修”,“学长”升级成了“老叶”,“叶不修”。

“我靠,老叶你骨头咯着我了!”

“我没把你扔路上就知足吧。”叶修半托半架的把人扔到床上:“就你这酒量还千杯不醉,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你租的房子不赖嘛,今晚我要跟你挤一张床?”黄少天丝毫不在意叶修说的什么,自说自话的技能一点儿都没被影响。

“靠,身上一股烧烤味,不行我受不了了我要洗澡!”

“你怎么不说你一开口都是酒味儿?”叶修扒拉出一套衣服给他:“先将就着穿吧。”

黄少天哼哼唧唧答应着却一点都没有想起来的意思,抱着衣服在床上打了半天滚,才摇摇晃晃去卫生间。

叶修本以为按之前的闹腾劲儿洗澡也不会很顺利,谁知道黄少天还真的安安生生洗完澡出来了。

“你先睡吧,我洗完澡在沙发上睡。”叶修也不知道他听进去了没,洗澡的时候外边还是挺安静的,估计睡了吧。他一边擦头一边开门,迎面就被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差点砸到鼻子。

“你杵在这当门神呢?”叶修也吓了一跳,连忙扶住他以防对方一个不留意就和大地母亲来个亲密接触。

“等你啊,我有个很严肃的问题要问你。”黄少天努力做出很认真的表情,只是配上脸上的红晕怎么都没有严肃的感觉。

“您老先回床上好好趴着行不行?”叶修半搂着他艰难的走回床边。

“老叶,你觉得我架子鼓打的怎么样?”

“挺好的。”

“那我长得帅吗?”

“……帅。”

“你觉得我幼稚吗?”

能问出这些问题的也够幼稚的了。叶修心里吐槽,但是这话不能跟一个神智不清的醉鬼说,只好含糊过去。“平常的时候还是挺好的。”

“你不要以为我醉了,我还是很清醒的,最多就是身体反应跟不上脑子指令而已。”黄少天低着头闷闷不乐:“我幼稚吗?我觉得我不幼稚啊…我这么好,怎么就不喜欢呢……”
黄少天几天前上了QQ看了看一叶之秋没在线,暗戳戳问沐雨橙风最近忙什么,又把话题转移到一叶身上,问到他喜欢什么类型的恋人,沐雨橙风意有所指的回答:不幼稚的,至少要分得清喜欢和习惯。

自己对一叶是习惯,还是喜欢?黄少天想了很久,自己跟一叶认识了很久什么话题都聊过,毫无疑问是个很好的朋友,自己也习惯有各种开心或者难过的事就和他说。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黄少天产生了想更进一步的想法,而且愈演愈烈,想听他声音,想和他见面,想……拥抱他。

叶修看他半天没说话以为坐着睡过去了,准备推他睡到床上,冷不丁被人抱住腰,差点没把黄少天一个擒拿按在床上。

“黄大少爷,你别再搞突袭了好不好?今天晚上被你吓了几次了?”

“果然要看对象啊……”

“你说什么?”

“没什么,哈哈哈哈老叶你肚子好软啊!”黄少天像是找到了一个新乐趣,脑袋在叶修身上蹭来蹭去。

叶修是彻底没脾气了,只好用手揉揉他的头发:“也就你能这么没顾及了。”

酒精的作用终于发挥出来了,黄少天觉得叶修这样揉着他的头发很舒服,不一会儿就老老实实睡着了。

叶修给他盖好被子,打开窗户点了根烟。说实话他还是对黄少天挺有好感的,但是看样子对方心里有喜欢的人了。他突然想起夜雨声烦,小朋友已经很久没联系了,大概已经想清楚了吧。叶修看黄少天睡着了也不老实,手摸索了半天终于摸到了枕头,双手双脚夹着才安稳下来。睡相还是挺好的,没有四仰八叉的霸占整个床。叶修站了一会儿,还是拿了毛毯去沙发上睡了。喝醉耍酒疯先不说,一起来再看见跟被耍酒疯的人同床共枕……还是算了吧。



——TBC——



大家新年快乐!!

ps:后续马上写完

评论(7)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