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洛❤

叶黄/是个叶粉/雷叶受
不负责挖坑/修炼画技中

叶公子和黄少爷


*古风paro

“上回说到那斗神叶秋被老东家追杀,身负重伤之时被一人所救。”

茶堂里围了不少人,老的少的都津津有味地听着那个说书的讲话。这人看面相似乎年过五旬,说书的声音虽然有些嘶哑却没有气虚之感,也没有同普通老人一般佝偻着背,乍一看竟像比中年人还硬朗。

“青年把斗神带回他在深林里的小竹屋照顾,给他煎药还包扎了伤口。叶秋昏迷了整整三日才醒过来,睁开眼就看到青年推门端着药走进来。这人看起来面嫩得很,眉清目秀的让人以为是个未及弱冠的少年,叶秋一问才知道这人已经二十又二了。”

“江湖上都晓得斗神叶秋这名字家喻户晓可见过他真容的人寥寥无几。叶秋虽然被他所救却不能如实告知身份,便撒谎自己名叫叶修,无意得罪了嘉世的人才惹来杀身之祸,肯求恩人多收留几日。”

这时有人插话道:“那青年可也是江湖中人?莫不是斗神的仇家?”

“非也。”说书人叩了叩桌子:“这青年只说自己姓黄,是附近山庄的少爷,其他的便不肯再透露半分。这两人对彼此互相有所隐瞒都心知肚明,却也不点透,这人唤声‘叶公子’,那人回句‘黄少爷’,再没有像这般客气的了。”

“只是人心毕竟是肉长的。黄少爷救了他又让他暂住在竹屋,在叶秋心里本就有了好印象。叶秋伤好后两个人时不时会切磋一番,打累了就靠着对方坐下来闲聊,日子久了,竟也算得上半个知己好友。”

有些人起哄道:“这救人报恩的故事太俗套了,换一个!”

说书人故作神秘地摇了摇头,说:“老夫要说的可不俗套——这斗神叶秋竟是喜欢上了黄少爷!”

“什么?!”茶堂一片惊呼声,“说书的,你是说叶秋有断袖之癖?”“怎么可能?休要污蔑斗神!”

一群乱糟糟的反驳质疑中,有个声音却格格不入:“这么多年又没有传出叶秋有心仪的女子,倒是同不少男子交往甚切,龙阳之好也不算空穴来风。”

大家听闻这番话都转过身去寻那声音的主人,方才说话的是一位约摸二十多岁的公子,见说书的也朝自己看过来,便抬头向他微微一笑:“先生请继续。”

“咳,叶秋明白自己对黄少爷的心意后,找了各种理由留住竹屋,旁敲侧击问黄少爷有没有喜欢的人。黄少爷痴心剑术,对感情上却单纯得很,三言两语就被叶公子套出话来——无论男女都还未曾动过心。叶秋借着与他切磋的名义拉近两人的距离,还以晚上回山庄走夜路不安全的借口,留黄少爷在竹屋与自己同住。”

“叶秋待黄少爷极好,还会讲好多江湖上的奇闻异事,黄少爷也很喜欢和他在一起。可是叶秋不知道黄少爷对他的喜欢是男女之情的那种,还是仅仅当做至交好友。正巧附近晚上有庙会,他便约黄少爷一同去游玩,在河边‘偶遇’了一位美貌的女子,听他们讲话似乎这女子与叶秋相识甚久,关系不一般。”

“黄少爷虽然面上不显,心里却有些吃味儿的。回竹屋后故作无意地问叶公子与她的关系,叶秋只说是他认的妹妹。黄少爷也听说过不少‘哥哥妹妹’缠绵悱恻的故事,当即便冷着脸要回山庄。叶秋自然不许,问他为何突然生气,说清楚才放他走。黄少爷气急朝叶秋胸口打了一掌,忽然见叶秋皱着眉头脸色发白,以为自己伤了他连忙去看叶秋的伤势,刚走进就被对方抱进怀里。”

“叶秋哪里还不明白黄少爷的心思,解释了自己与那女子的关系后说明了对他的心意。而黄少爷这才明了自己原来是心悦叶公子的。”

“我知道了,叶秋和那黄少爷定是归隐山林过日子去了。”有个少年胸有成竹地说:“画本里都是这么讲的。”

“叶、黄二人两情相悦想安心过日子不假,可江湖恩怨也不是想摆脱就能摆脱的。”他喝了口茶润了润喉,不疾不徐地开口:“说来不巧,平时两人都是住在竹屋。这天黄少爷家中有急事不得不回去,与叶秋约定明日早晨就赶回来。可等黄少爷第二日回来时候……”说书猛的的一拍桌子提高了声音:“坏了!”

“他走到大门口唤了声‘老叶’却没有像往常那般得到回应,又看到附近有打斗的痕迹心下一紧,连忙追着痕迹去寻,可人早就不知所踪了。”

又一个少年斩钉截铁的说到:“肯定是仇家找来了,斗神为了保护黄少爷故意把人引走了!”坐在他旁边的也是和他一般大的少年们,对斗神叶秋十分仰慕,都纷纷附和他的说法。

五旬老人听到这话不置可否:“后来黄少爷在竹屋的床铺下发现了一封信和一枚玉佩,叶秋同他许诺自己处理好琐事后一定会来寻他,到时候天涯海角只要是他想去的地方想做的事都愿意相陪。”

“玉佩可是用‘阴阳石’刻出来的那枚?”

“正是。”

有人不解:“阴阳石是何物?”

“这阴阳石传说是女娲补天剩下的五彩石,颜色深浅会随着月亮的圆缺变化,说贴身佩戴它还有保持容颜不衰的功效。不是说第一美人苏沐橙就有一块吗,听说有不少人打它的主意呢。”

“人家那个可是斗神送的,谁敢肖想?”

坐在后边的一个青年嗤之以鼻:“斗神又能怎样,现在谁知道叶秋是真的退隐了还是被仇家杀了?都把他说的神乎其神,依我看十有八九都是夸大事实。”

一直安静听人们讨论的说书人这时摇头晃脑地叹了口气:“总有些人啊把别人的低调当做心虚,以为世间的人都跟自己一个水准,自己做不到的事就认定没人能做到。”

那青年似乎还想反驳些什么,只不过说书人没给他机会:“那枚玉佩确实是‘阴阳石’所制,这位黄少爷看了书信却做不到什么都不做在家等,索性收拾了包袱一路边打听边赶去叶秋身边。”

“这么说来在山崖那次,似乎是有人看到了叶秋和一个人一起跳下去的!”

“跳崖?!那叶秋和黄少爷死了没?”

“难说。有人说归隐了,也有人说死了……”

众人议论纷纷谁也没注意说书人什么时候离开的。那人离开后拐进了一个阴暗的胡同。里面却是有人,还撑着一把奇怪的伞。撑着伞的青年转过身,竟是刚刚在茶堂说叶秋有“龙阳之好”的那个听客。

“黄少爷过足瘾了?”

“叶公子也很配合嘛。”他的声音清脆干净,哪里还有之前的嘶哑浑浊。一边说一边摸向自己的脖子:“老叶,你下次得改进一下技术了,这人皮面具都不透气简直憋死我了!”黄少天把撕下来的面具扔给叶修,凑到伞下问他:“赶紧帮我看看我脸上憋出痘了没!!本剑圣这么风流倜傥帅气俊俏的脸可不能……”

可惜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吻打断了,叶修尝够了甜头才放开黄少天,端着他的下巴正经地说到:“刚刚没红,现在红了。”

“滚滚滚!!臭不要脸!!想我一世英名怎么瞎了眼栽倒你手里了?”

“嗯?黄少爷你摸着良心说是我死皮赖脸要留下来,还是你非要我留下来?”

“我那是担心你身体才让你多住几天好不好!!而且一开始是因为想跟传说中的斗神切磋剑术,十分单纯地讨论一下剑术。”谁知道后来一不小心就“切磋”到床上去了。

“反正都是我的人了……”

黄少天义正言辞的地纠正:“你是我的人了。”

叶修很识相的改口:“反正我是你的人了,不如决定一下晚上吃什么比较实际。”

“去城西的食缘阁!听说那儿的烤鸭很美味,我跟你讲我听好几个人说了……”

两个人交谈的声音渐渐掩盖在雨声中,仿佛还在说着叶公子和黄少爷以后的故事。

END

题外话:
以上出现的地点神马的都是我瞎扯的,不要当真w
以及我学校这个区M记的全职优惠卡还没出伐开心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