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洛❤

叶黄/是个叶粉/雷叶受
不负责挖坑/修炼画技中

【叶黄】溯回

Cp叶黄

*有私设,(姑且算)暧昧期。

 

黄少天站在走廊的门前犹豫到底要不要进去。

 

是梦。黄少天很确定,虽然一个人在梦里确信自己是在做梦这种事很不可思议,但他确定刚刚他才在H市一个网吧的角落里帮某个家伙刷完副本,结果就涌上一阵莫名其妙的困意。他趴在桌子上打算休息一下,再睁开眼面前就变成了一条长走廊。

 

怎么回事,难不成现在我脑袋里放的是密室逃脱的剧本?门后不会跳出来什么丧尸这种反人类的东西吧......黄少天嘟囔着推开了门。门后既没有丧尸也没有什么恐怖的场景,而是一群普通人,看上去都很年轻。黄少天走进了些,听到有个人说道:“队长别忙着吹蜡烛,先许个愿吧!”

 

“许愿?那就冠军吧。”另一个人笑着说。

 

我去???这声音???黄少天立刻循着声音看过去,被众人围在中间的正是叶秋,隋然声音和样貌还略微青涩,但无疑是叶秋。黄少天看了看周围的人,除了叶秋以外其他人他都没有印象:“这是闹啥呢......做梦还能梦到自己没见过的人?等等!这个小不点是...苏沐橙吗?!”坐在叶秋左边的小女孩只有十几岁的模样,正捂着嘴咯咯地笑。这时端着蛋糕的那个男生突然叫道:“哎呀!不能说出来的,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都是迷信!赶紧让人吹蜡烛吧!”这群人中看起年龄最大的人看了看表:“马上要零点了。”

 

其他人也纷纷应和,随着零点的钟点声响起,房间里响起“砰砰”的声音,彩带和亮片纷纷扬扬洒在空中,伴随着众人的笑声,呼声和祝贺声:“队长,十八岁成年快乐!”

 

“谢谢。”叶秋也笑着回应。

 

黄少天到这时才明白过来这个场景是何年何月的事,怪不得叶秋和苏沐橙都变小了,那其他人应该也就是当年的嘉世队员了。黄少天走到当年刚成年的叶秋身边,颇有些好奇地看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的叶秋。他和叶秋在现实里见面已经是第四赛季了,对这个刚满十八岁还算得上少年的叶秋既熟悉又陌生。

 

“蜡烛也吹完了,该送礼物了吧?先说好我第一个谁都别跟我抢啊!”一个男生挤到叶秋面前,把一个小盒子塞进他手里:“队长赶紧拆开看看,保准你满意!”其他人起哄:“哪有让人当场拆礼物的!”叶秋也笑,不过还是动手拆开盒子了。黄少天好奇地凑过去看是什么——一个打火机。Logo是国外的一个挺有名的牌子。黄少天心道烟瘾原来那时候就这么大了吗。不过在当时荣耀发展初期经济困难的时候能送一个这个档次的礼物确实很用心了。接下来就是普通生日聚会的样子了,送礼物吃蛋糕互相调侃,充满了少年人的意气和蓬勃。而彼时的叶秋,眉眼间都是毫不遮掩的锋芒和张扬。

 

黄少天看了一会儿,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对面又出现了一道门。他心下已经有了猜测,没多做犹豫就推开了门。果然,门那边依然是为叶秋庆生的活动,只不过这次是十九岁了。这是要搞养成游戏吗,不过为什么每次都是老叶生日时间点啊?难道是因为今年他生日我没送他礼物导致我一直都有执念吗?不对啊我以前准备礼物了吗......不过这次似乎是庆生会的准备活动,现场没见到叶秋看上去应该还没来。

 

“哎,有没有人帮我看一下横幅斜了没?”黄少天记得这个声音,就是给叶秋送打火机的那位哥们。

 

“挺好的。”旁边一个人说道:“几点了,队长是不是快过来了?”

 

“应该吧,老陶不是去叫他了吗?”

 

一个队员摸着桌子上的奖杯说:“这也算庆功会了吧?我觉得送什么给队长都不如夺冠。”

 

“这还用你说?”另一个人嘲笑他:“再说了,冠军至少一半的功劳都是队长的,你好意思说冠军是送给队长的礼物吗?”

 

赛程虽然一半都是六月份结束的,不过早期的队伍少在五月末结束到也说得过去。黄少天一边听着嘉世队员的闲谈,一边自己估摸着时间——这是嘉世第一个冠军。黄少天不由想到第六赛季的蓝雨。捧着奖杯的感觉多少次也不会腻,黄少天相信每个职业选手都会同意这句话。身后交谈的声音渐渐低下去,黄少天起身走向下一个门。

 

这次却不同于之前的欢声笑语,黄少天看到刚刚在上个场景还兴高采烈地布置场地的男生正搂着叶秋的肩膀哭。地面一片狂欢后的狼藉,大家都一个挨着一个坐在地上。送打火机的那小伙子又哭又笑:“队长,我就知道会夺冠...因为有你啊,以后,以后也会,嘉世肯定会越来越好...”他哽了一声:“可是我怎么就要走了呢......队长,以后我就见不到你们了。”叶秋什么都没说,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早期联盟发展不成熟,很多职业选手的在役期都很短,而现在职业联盟才只是第二赛季就有很多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要离开了。显然眼前的这个人就是要退役了。或许是氛围太伤感了,坐在叶秋另一边的人突然跳起来,红着眼睛却笑着说:“什么见不到,什么时候来嘉世打个电话兄弟们就下来了!”

 

那人也抹了一把脸,一边扯着笑一边嫌弃:“谁稀罕你,队长又不用手机!”

 

叶秋这才说话:“以后还来看比赛吗?”

 

“看!只要你还打我就看!”男生也拍了拍叶秋的肩膀,然后拿着一罐啤酒站起来;“下个赛季也要是冠军!连着我的份!”

 

“为了冠军!”

 

这是二十一岁了,第三赛季刚结束嘉世三连冠。这次端蛋糕的人黄少天倒是略有耳闻——吴雪峰,气冲云水的创造者,嘉世副队长。

 

“连你也要走了啊。”旁边一个人说。

 

“年纪到了,不得不服老呀。”吴雪峰说:“老陶你也别太伤感了,好歹今天是叶秋生日。”

 

被谈到的主人公却一点都无所谓,正拿着盘子给苏沐橙切蛋糕。只是三个赛季嘉世几乎就算得上大换血了,黄少天也不由有些唏嘘。

 

“三连冠呢,高兴点!以后怕是很难在有这种成就出现了。”吴雪峰说道:“至少十年都不会有谁能打破这记录了吧?”

 

“谁说的?”叶秋接过话:“我不是吗?”

 

“你小子。”吴雪峰笑:“谦虚点行不行?”

 

黄少天从旁观者的角度确实能感受到叶秋在嘉世的核心地位,然而他却总有些不舒服:大概是嘉世所有人太理所当然的态度。叶秋虽然这么说,但黄少天知道他本人绝对不会视夺冠为一件手到擒来的易事。陶轩作为老板不懂就算了,其他人也把比赛看做临考前抱佛脚就能过的难度就太不应该了。

 

“小沐橙下赛季就要出道了吧?”吴雪峰突然道。

 

苏沐橙点点头,朝他甜甜一笑。吴雪峰揉了揉她的头发,轻声道:“要快点长大啊,他需要你。”

 

苏沐橙楞了一下,扭头看了看在窗户旁抽烟的叶秋,轻声但却无比坚定地回答:“我会的。”

 

吴雪峰于是没再说什么,转头和陶轩说话去了。

 

黄少天却深思起这位副队长的话。“他需要你”是指一叶之秋需要一个好的辅助帮手这点无疑,但感觉他又不止是说比赛的事。苏沐橙和叶秋的关系是很亲密的,吴雪峰这话的语气更像是偏向于因为两个人私交甚笃才这么说的。

 

“我们以后说不定都要靠沐橙吃饭呢。”陶轩意有所指地开玩笑。

 

吴雪峰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眉,随即也笑着附和:“是啊,未来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看来这位老板对叶秋不太满意啊,黄少天听出了陶轩话里的意思:一支队伍怎么也不会说要靠一个还未出道的新人,更何况还有叶秋这样的大神存在。不过今天好歹也是叶秋生日,黄少天心里对这人颇有微词,大好日子偏偏要说这个是故意的吗?他扭头去看叶秋,那人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也对苏沐橙笑道:“是啊,以后就靠你了。”

 

“加油!向四连冠进军!”黄少天刚把门打开还没进去就听到里边人的呼声。五月下旬常规赛结束,联盟的比赛时间已经越来越趋于稳定,叶秋生日的时候第四赛季的总决赛还没开始。嘉世队员聚在一起为接下来的比赛加油打气。

 

“要进决赛了,沐橙紧张吗?”

 

苏沐橙还没回答呢,另一个队员一巴掌拍在他背上说:“怕什么?我们有队长呢!”

 

叶秋却没说话,只是又趁切蛋糕的时候问了一下苏沐橙:“紧张吗?”

 

“紧张。”苏沐橙坦然承认:“不过比起进决赛的紧张更多是兴奋,毕竟我可是一出道就进决赛的新人呢。”

叶秋笑了:“那就再努把力,争取成为一出道就夺冠的新人。”

 

黄少天心下却是道了一声可惜,第四赛季败给霸图后嘉世再没有进过总决赛。

 

第五赛季的时候黄少天终于看到了除了叶秋和苏沐橙之外他熟悉的一个人,不过他倒是宁愿不要见到这人——刘皓。这时候陶轩已经不再参加叶秋的生日会了,生日会参加的人倒是越来越多了,从嘉世队员到俱乐部经理,甚至各区会长也都在。黄少天看着在一旁殷勤切蛋糕的刘皓,再联想到嘉世最初的那位副队长,对刘皓越看越不顺眼:“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这家伙是怎么当上副队长的?叶秋看人的眼光不至于这么差吧。”

 

黄少天冷眼旁观得出结论:第五赛季的比赛里刘皓还算是中规中矩,队伍也没出什么乱子,大概是因为这时候队伍里还有不少早于刘皓加入嘉世的队员,虽然心都还是向着叶秋的但是处于职业暮年,更多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无奈。

 

之后的几个赛季大概都是这样吧,生日会越来越仪式化,倒更像是走个过场而已。黄少天这样想着,却没料到情况比自己想的还冷淡。黄少天明显能感觉出来第六赛季的新人们的态度,比起叶秋更倾向于刘皓这个副队长。黄少天看着刘皓领着一群人到叶秋房间草草说了句队长生日快乐就离开了,叶秋倒还是那副无所谓的态度,让黄少天恨不得揪着他领子问他到底有没有脾气。

 

苏沐橙托着下巴道:“今年没有生日蛋糕吗?”

 

叶秋说:“要什么蛋糕,我又不爱吃那玩意。”

 

“可是我想吃嘛,我们去买蛋糕吧!”苏沐橙建议道。

“我的大小姐哟,咱俩到底谁过生日啊?”叶修无奈,但还是关上了电脑。

 

“我想吃冰淇淋蛋糕!上次有个店......”

 

还有最后一个赛季。黄少天继续向下走,毫不意外地看到第七赛季的生日只有叶秋和苏沐橙两个人一起过。

“这不是叶哥吗?”

 

两个人正在挑蛋糕的时候听到旁边一个人阴阳怪气地打招呼。黄少天无语了:这刘皓是故意来找茬的吧。

“哎,今天是叶哥的生日吧?瞧我这记性!”刘皓说:“刚看见陶老板急匆匆地出门还以为是来找叶哥你......”

 

叶秋打断他:“找我什么事?”

 

“没什么事,就来替大家祝叶队第...哦,对,二十五岁生日快乐。”刘皓特意把年龄加重了不少,生怕对方听不清似的。

 

苏沐橙想说什么却被拉住了,叶秋很正经地回了一句“谢谢,原来你数学还可以。”

“什么数学?”

“之前对微草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数学不好才算错连击呢。”叶秋诚恳地说道。

 

黄少天看着想说点什么又没话好说的刘皓哈哈大笑,只是笑过之后不免有些不是滋味。他知道嘉世内部有矛盾却没想到这么严重,刘皓膈应人的态度那么有恃无恐,这里边怕是有高层的意思。

 

嘉世的人真是奇怪,一方面认为叶秋夺冠是理所当然,做不到就活该被骂,一方面又质疑叶秋的能力,这种自相矛盾的逻辑倒是和叶黑如出一辙。

 

最后苏沐橙的手机响了,刘皓借着这个台阶冷笑了一声就拍屁股走人了。

 

“找你的。”苏沐橙把电话递给叶秋:“黄少天。”

 

嗯?一旁的黄少天猛然听到自己的名字愣了一下,今年五月二十九那天自己和叶秋打过电话?

 

叶秋懒散地靠在沙发上说:“喂,找我干嘛?没有电脑拒绝pk。”

 

“感动啊,哥都要感动哭了。”

 

“来H市就算了,嘉世旁边的蝉就够吵了,再来个你屋顶还要不要了?”

 

“还有礼物啊,我待遇这么好?买了什么?”

 

“行行行,惊喜就惊喜,只要不变成惊吓就行了。”

 

黄少天隔着空气朝他挥了挥拳头,看看这家伙什么态度啊!特意打电话来给人过生日还被嫌弃的大概只有自己了吧?!

 

电话那边的自己应该也在抱怨叶秋的态度,叶秋一反常态地没有打断他,等黄少天控诉完了才开口,轻轻柔柔地,更像是一声叹息:“少天。”

 

“谢谢。”

 

……

 

“少天……黄少天。”

 

黄少天抬起头,叶秋正弯着腰看他:“睡着了?体力不行啊刷个副本把你累成这样?”

 

“滚滚滚,我这是在思考问题懂不懂!哎,老叶我问你,你到底为什么退役?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你的水平不输其他任何人!”

 

“嘉世不需要我了呗。”叶秋也坐下来。

 

黄少天说:“那你就不能考虑转会啊,我就不信你不想继续打比赛,现在白白浪费了一年半你甘心吗?还有啊,你一个荣耀大神退役竟然沦落到当网管,工资一个月也就一两千?嘉世这些年到底压榨了你多少啊?”

 

“我说你对嘉世意见很大啊?”叶秋笑。

 

黄少天冷哼一声:“我?我能有什么意见,不过是看不惯某些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行为罢了。”

 

“心疼我啊?”叶秋说。

 

“心疼个鬼!脸多大?我这是出于正义和理智的分析和结论换谁都一样好吗!”黄少天看叶秋不打算说嘉世的问题,也识趣地岔开话题:“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不怎么办,先练级呗。”

 

“还打算回来吗?”

 

“你觉得呢?”

 

“一定要回来。”

 

“那还用你说?”

 

 

——END

 

生日快乐,小队长❤

你一直都在,我一直爱你。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