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炒栗子洛❤

叶黄/是个叶粉/雷叶受
不负责挖坑/修炼画技中

【叶黄】因缘劫(八)

*因缘劫(七)

*古风ABO(老叶上线啦



叶秋朝他一笑:"你说的应该是我哥吧,或者说是叶修。"


"你哥?"


叶秋显然是见惯了这样的反应,说道:"我们是双生子,你会惊讶也不奇怪……劳驾你能先把剑收起来吗?"


"我哥本名叶修,修身齐家的修。从名字便可看出家父对他的期望,只是我这哥哥向来不喜朝廷政务,十五岁那年两人吵的厉害,被家父关了起来。结果他倒好,直接带了些银两和衣物就离家出走了。"


黄少天不解:"那他为何用你的名字?"


叶秋咬牙切齿道:"我当时正要出京求学,混账哥哥直接拿了我的符牒冒名顶替了去!"


"那是他让你来的?"黄少天没想到两人身上还有这么一段故事,忍不住感叹叶秋的好脾气:"他这么折腾你,你竟然还答应帮他,果真是血浓于水。"


"顺路而已。"叶秋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脖子,心道若不是看在苏姑娘的面子上我才不接这苦差事呢。


叶秋拾起方才放在门口的信:"我哥让我带封‘家书’给你,他身上的伤还没好全,苏姑娘说还要静养几日。"


黄少天心里一块重石终于落了地,嘴上却道:"什么家书,我才没这么混蛋的家人好吗!老叶没死就行,多修养几天也省的出来祸害其他人。"


叶秋朝他微微一拱手:"家书我也带到了,在下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他日江湖相逢,有缘再会。"


叶秋笑:"说不准不久便会再见了。"


不多日,江湖上流传出了一则不知真假的消息:斗神还活着。


"叶秋没死?真的假的?"


"我看八成是真的,不是说还跟蓝溪阁的剑圣打了一架吗?"


"不是说斗神和剑圣向来交好,怎么会打起来?"


"那可说不准,万一剑圣看不惯叶秋和魔教同流合污呢。"


"那他们俩谁赢了?"


"高手过招哪有绝对的输赢!不过听说黄少天伤的不轻,这好几天了都在蓝溪阁养伤呢。"


江湖道路传言纷多众人各执一词。传言里的"身受重伤"的剑圣此时却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地啃着苹果。


"黄少,你真的见到叶秋了?"


"是是是!小卢啊你既然知道你打不过邱非就不要跟他打赌了,你自己数数这是第几次问我了!"


卢瀚文嘿嘿笑了笑,一溜烟跑走了:"我就知道黄少你最好啦!"


黄少天啃完苹果,把果核往旁边树上一砸:"亏他还一直惦记着你,老叶你对人家可真够绝情的。不对也不能这么说,毕竟除了苏妹子都蒙在鼓里,好歹也是一视同仁算不上多委屈,是吧叶、修?"


叶修听着黄少天的语气,心里咯噔一下暗叫不妙,秉承着大丈夫能屈能伸的心态,斗神十分上道:"剑圣大人想问什么,在下定知无不言。"


"行啊,那你先解释解释外边说你倾心魔教女护法不惜背叛嘉世的事?"


"……"


黄少天呛了一顿叶修,心情好了许多:"你背后那伞是什么?"


叶修见他对这伞似乎颇有兴趣,便取下来给他看:"故友赠物,名为千机。"


"千机?除了能当矛和盾还能变成什么?"


"剑与炮。"叶修握住伞柄轻轻一转,竟抽出一把长剑来。


"那炮呢?火药这东西不是只有朝廷才有吗?"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自然有法子。"


"那天坠崖也是计划好了的?"


"一半一半吧,半路接到沐橙的传信,想着反正是要撕破脸的,干脆将计就计。"


黄少天靠在门上看他:"所以你装作重伤坠崖后,做戏做全套把却邪也扔了?只是没想到邱非会去拿,不过嘉世查出来是邱非后也转移了不少注意力,这小子阴差阳错成了挡箭牌,也算是帮了你们一把。"


"嗯。"


"外边乱成一团你倒是也沉得住气。"黄少天说完进屋,一转身就要关门:"想问的都问完了,您请回吧慢走不送!"


叶修早就防着他这一招,眼疾手快地卡住门:"这么多年了你一生气就给人吃闭门羹,剑圣大人能不能稳重点?"


"就不!就不就不就不!"


"真不放手?"


"不放!本剑圣就不放!你能怎么着?"


"那行吧。"叶修妥协。


黄少天依旧保持警惕:叶修这种千年狐狸成精的人这次这么好说话?还没等他琢磨出个所以然,突然觉得手脚使不上劲儿,沉息许久的坤息不安分的波动起来。


"叶修你个不要脸的家伙,竟然用阴招!"黄少天闻到雪松香的时候就反应过来了:这家伙竟然放出乾息来扰乱自己!


叶修心安理得地推开门:"这叫兵不厌诈。"好在乾息一放既收,黄少天只是手脚发软了一会儿就又能活蹦乱跳直掐叶修脖子了。


叶修眼角瞥见枕头下多出一角:"哎等等,这是什么?"


"没什么!就是随手放在那里了!"黄少天连忙扑过去想把东西收起来,可惜被人抢先了一步拿了去。叶修扯出来一看就认出来了,不就是之前托叶秋给黄少天带的信吗?


叶修似笑非笑:"少天这么想我啊?"


"滚滚滚,想你个鬼!"


然后叶修从善如流的滚了,不过是滚到了床铺上,还连带着黄少天一起。黄少天手脚都被他压制着动不了,气得一口咬在了他肩膀上。


"嘶——属小狗的啊你。"叶修疼得倒吸一口气:"上次咬在左边,这次咬右边,挺匀称的啊?"


黄少天明显感觉出叶修身体不自然的僵了一下:"你肩膀是怎么回事?"


"演戏嘛,当然受点伤才真一些。"


叶修虽然是将计就计坠崖假死,但若是不受点伤也骗不过去陶轩,却未曾料到那些人为了斩草除根竟用了毒。苏沐橙废了好些功夫才把昏迷过去的叶修救了回来,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是半个多月后了。


黄少天道:"叶修,我不会为了你瞒着我生气,也不后悔我跑去嘉世花的时间做的事,因为我愿意这么干。我生气是因为我以为你明明没事还吊着人,把真心当猴耍。"


叶修笑:"那怎么舍得?"


"说起来,剑圣大人还记得上次答应在下的事吗?"


——TBC


离完结也不远啦

为了对得起ABO的设定这篇会开车的(


评论(16)

热度(186)